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歌原创

心灵三叶草(组诗)

李春

白色的纱巾

踏着初春的气息

逸躺于绿意的怀抱

脱离城市喧嚣的呐喊

暂离循序工作的无味

我回到辞别数年的故土

去享受那份纯真的乡情

我无法细数岁月的痕迹

只能用心去养育那份

农家人挚诚的心

一遍一遍地

在时间的缝隙里

找寻白纱巾飘逝的季节

捧读纱巾的伤痕

那段一度褪色的记忆

融着乡土旷野的清凉

孤寂的心灵

在那泛黄的纱巾里

镌刻着内心的独白

我不敢直视纱巾的线条

烙印着的

只有季节的血殷

滑逝的日子

颤粟着从温存的双肩

窜入冰凉的泥土

白纱巾里虽然藏着我的初恋

蕴含着童年的纯真

但从指间滑落的时间

再也拾不起往昔的故事

和初恋的纯洁

……

思 夜

翻飞的燕子

驾着五彩的浮云

用尖细的双翼载着晨曦的露珠

将春的气息

悄悄洒布人间

它没有激情地啼鸣

它只是畅翔于翰空

街市的午夜

早被多情的春意拥抱

只有那些懒散的人群

竟然敞开粗糙的胸膛

试图用单薄的衣衫

藏住溜入腋下的春绿

但顽皮的春风

却悄然从他们的指间溜走

还是那盏闪烁的

昏黄的油灯

在我一遍遍思念远方的你时

调皮地眨着“双眸”

总想让我孤寂而神伤的心灵

得以瞬息的欢愉

因为它是我最忠诚的伙伴

……

床尾明亮的镜子

总是例映出我落寞时

沮丧而无奈的神情

……

呼 吸

蚂蚁驮负着斜阳

悄然窜入温存的泥土里

整理着紊乱的思绪

没再迈出洞穴一步

因为——

大地早已被里夜笼罩

只有风在吟咏夏夜的音乐

相知相爱——

这个美丽的季节

曾一度让时光滞留

疲惫的躯壳和衰老的心灵

曾享受着上天的恩赐

——享受着这个季节

就在蚂蚁驮走斜阳的那个黄昏

浓浓的夜色

将这个季节蜕变

夜里矗立的高大树干

将曾经唯有的静恬吞噬

没有残留一息生命

这个季节竟这样悄然死去

再也寻不到往昔的一丝痕迹

纵使这个夜晚风在歌唱

群树在飘然舞蹈

但衰老的脸颊还是残留了斑斑泪痕

虽然多情的夜色捎来抚慰

但相爱的季节终究逝去了

永远不会回来

因为——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永远不会轮回

爱亦是如此

……

就这样走出了爱的梦境

跟“爱”说了再见

仰起沉重的头颅

向命运作了一次深深呼吸

一切又重新回到了生命的起点

……

浅黄色的毛衣

天空虽然绽放着灿烂的笑脸

纵然是冬季

却没有隆冬的寒冷

但我却依然

从衣柜的最底层

从杂乱的衣衫堆里

寻找着

虽然不很时尚

但却温暖的浅黄色的毛衣

当然没有特别的意义

只是它曾赐予过我温暖

赋予我生命

因为就是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夜

它为我击退了刺骨的寒风

和雪雨的洗礼

因为

冬夜里我仅存在的一口暖气

曾与它相连

相依

我无法忘怀过去

纵然是伤悲

毕竟毛衣的线里行间

珍藏着我的生命

和老人的慈爱

这绝不是一个故事

年复一年

冬季照例无情地吞噬着

大自然最后的一丝暖意

这个季节虽然没有严寒的照顾

和白雪皑皑的“美景”

但就是这个季节

拾起我褪色的记忆

和伤感的心灵

纵然是白日

我也会做着同样的梦

梦想着曾在个季节赋予我生命

——在我生命近乎绝望的时刻

那么慈祥地

给我披上毛衣的老人

再次给予我生的勇气

赋予我活的力量

可就在翌年的这个季节

老人却带着一生的孤寂与尘埃

带着她的清贫与善良

默默地离开了喧噪的人间

不再与世争纷

黯然去享受”另一人间的快乐

不知是对老人的怀念

或是对生命的重视

每逢这个季节

我都会将浅黄色的毛衣

衬在围屋的一角

默默地读它

数着它被岁月洗礼后残留的伤痕

尤似倾听老人的叮咛

又似记录我生命辗转的又一驿站

我永远会期盼着

守望着

用我一生的时间

让老人梦回故里

虽然我知道

这是飘缈的梦幻

虽然我不乞求老人在赐予我什么

但我却永远怀念她和蔼堆笑的

爬满被岁月烙上皱纹的脸

冬季

我将用毕业的时间

默默读你

——浅黄色的毛衣

……


飘逝的季节

一世情缘,竟在随波逐流的季节里让我们相识,也许天际许下的是谎言,但大地却是有力的见证者,纵使是飘渺或是忠诚,我都会加倍珍惜这份情感,并会为此而付出毕生的全部,我无法选择,无法用空洞的名词去粉饰岁月的馈赠。

因为,时间是人类死亡的“刽子手”,人从生出的那一刻起,就在计量着死亡的小数点,情和意在这一过程中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一切都只是一个过程,都是时间铁定的规律,没有谁能更改……

谁说缘尽何处不逢春;虽然时间让我们拥有距离,可大自然却将我们紧紧相连,不容污秽的侵袭,我们就这样在浩翰的天际下,在大自然温暖的怀抱里,尽情追寻和享受着这世间的恩赐——虽然每日只有那么一点有限的时间,虽然这段时间里有美好,也有争吵,但我们心里涌现出的依旧是对情感的澎湃,是对人生的倾诉;——因为,我们都用心,用双手紧紧握住时间的“颈口”,不容心灵碰撞的星点火花从指间溜走,我们需要感情的抚润,我们需要生活的交融,一生都在苦苦寻觅着……

——心灵的绿洲需要有一艘扬帆的航船,这才是人间的一种完美。

我们不能论爱,因为相处需要的是真诚,生活反对谎言,人生憎恨欺骗与玩弄,思想摒弃肉欲的交易;也许,我们都会为我们的相识质疑,更会揣测人生中是否真有些许美好的真情,也许我们也在无聊地诅咒生活的无奈;人是有思想的,把人与自然相隔离,这只是一种既定的规律。

叙叙叨叨去猜疑生活,何不痛痛快快享受人生,珍惜我们的这份情谊,也罢!人是多元的物质,没有谁能真正释译,任其自然吧——

可怜的人类!

情系着根

又是一个冬季

无空飘起了冰凉的小雨

和寒冷的碎雪

既而勾起我褪色的记忆

时光匆匆滑逝

记录着我生的过程

活的意义

我郑重地在既定的日子里

找寻着

曾赋予我生命的春天

一遍一遍地

……

捧读昔日搁浅在荒芜里的尘埃

我竟茫然失措

原来的生活是那样的灰暗

而悲哀

但我不能叹息什么

因为那是我人生的初始

宛如我跟新闻结缘

而跟黔南电视报联婚

这是一个多么不易的过程

我不再捧读曾经随波逐流的日子

但我赞美和珍惜我与报纸的“婚姻”

我从茫然到认识生活

从无知到认识人生

从农村来到城市

……

这是多么飘渺的历程

可它却是实实在在的历史鉴证

我不会用空洞的语言赞美

我与广电报的相识

相知

永远也不会

尤如慈爱的母亲一样

永远呵护和关爱着自己心爱的子女

不容世俗的污秽侵透他们的身心

因为——

这是情对根的情意

因为——

在我初祚社会舞台的时候

在茫茫红尘中

随波逐流的季节

黔南电视报

尤如我的母亲

用爬满岁月苍桑的

有力的双手

将我从落尘中拾起

揽八她温暖的怀抱

教会我重新蹒跚学步

一步一步地

从无情的岁月夹缝里

寻找着向前的路

寻找着生活的目标

直到今日

我还在努力寻找着

生命系着岁月

这是一个生的旅程

情系着根

这是活的根本

宛似我与黔南电视报的相知

永远烙印在我的记忆里

这就是活着的一种意义

在世态变凉的茫茫红尘中

我会永远陪伴着你

我的执友

——黔南广播电视报

莫 名

昏黄的灯光

将晕黑的四壁镶上一层白色

使爬在墙中央的那幅字迹

显得尤为清晰

紧紧地吸引着我的眼球

床尾透明的镜子

倒映出我的睡姿

我评价不出好坏

我用力掀开笨重的被褥

尤如移走压在我身心的巨石

让压抑的心境

尽情地吮吸着冬夜的清凉

因为电话发烫的赤裸的躯体

曾无情的亵渎着我脆弱的双耳

发骚而颤粟的电波

一遍一遍地

侵剔着我流血的心

我别无选择

用力地捧起

睡枕下厚厚的书本

尤如拾起我落寞的人生

又似我痛苦的爱情

我莫名

我不想再次清数我曾经

走过的日子

让渗着泪的双眼

随着缕缕昏黄的灯光

慢慢移向窗前

悲凉而神伤地数着穿外孤寂的灯盏

再也没有离开

……

窗 帘 外

天际一片浅浅的黄

苍白无光

难道

昔日里光芒四射的

美丽的太阳

就这样在与时间暗斗中

死去

尽显软弱与无力

就像一名丧失了战斗力的士兵

甘败疆场?

窗帘外

蟋蟀悲凉地长鸣

偶有一滴宛似雨滴的飞物

悄然拍打在它的“穴宿”时

它才会暂时停止“奏乐”

蟋蟀栖息的另一隅

安详地躺着一座简陋而矮小的土屋

这可是都市里一种特别的“楼宇”

没有毕丽的外观

尽显的是

亘古的朴真

残留的是人类进化的历史

昏黄的光环里

土层低矮的门前

一位穿着古朴的老人

蹒跚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土屋

——不

那是她所谓温馨的“家”

她弓着单瘦的身躯

也许是人类的进化

为她烙下了这个历史的标记

她也许是任劳任怨的

昏黄的光晕爬满她

被岁月无悄烙印满皱纹的脸

一条白色的

尤似懂得世态苍桑的土狗

摆动着细长的尾巴

伸出夸张的长舌

舔抚着老人的手

紧紧地跟随着

……

随后

她们一同回到了土屋

因为这时天际没有一丝泛白

土狗还是跟着老人

窗帘外

除了喧嚣

没再有什么

我将目光移开了窗帘

……作者简介:

李春(男):汉族,1976年12月25日出生于贵州省福泉市道坪镇,现就职于黔南电视台。

1996年毕业于贵州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

1997年就职于《都匀报》、记者,其间开始诗歌创作,同时在省内一些小型刊物发表诗歌。

1998年在《贵州日报》新闻写作提高班学习新闻专业,同年调至《贵州广播电视报黔南版》报社任记者编辑,同时学习广告策划,诗歌也相继在省内刊物发表。

1999年至今在《黔南电视台》任记者编辑,从开始诗歌创作至今共写下50余首。


原载:本站首发
收藏文章

阅读数[272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