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歌原创

时代的斜影(组诗)

李春

无 题

我不问苍天

人类为什么那样险恶

人的血与肉

情与欲

为什么那样肮脏

人的血管里流淌的

为什么是黝黑的液体

跳动的心脏

为什么隐藏着自私与狠毒

看那天际下飘飘然的群群人类

男的衣衫里

暗藏着阴险

女的裙裾下

悄然窜出狠毒

天空虽然飘浮着缤纷的云彩

而泥地里溜出的

却是阵阵血腥的晦气

放肆地侵舔着勃勃生机的万物

这多么残忍

这多么可悲

……

天 问

时间悄然掳去人类的灵魂

和自然唯有的那份静恬

还有终年躲藏于地里的蚯蚓

让湿厚的沙泥将自己重重武装

只有蜻蜓悠闲地落座在绿叶上

它是在思冥岁月的痕迹吗?

一只卷毛黄色的小狗

盹依在它的狗屋旁

残留的余晖将它“亲舔”

一只绿色的苍蝇享着小曲

翩然伫立在它的脑际

并奏着悠扬的“乐曲”

小狗依然酣睡着

它是不愿享受这美妙的音符?

还是它自私地

享受这世间的最后一缕阳光?

残 诗

可怜的蟋蟀

悲凉地躲在黑暗的洞穴里

往昔优扬的琴弦

不知何时断了线

再也奏不响韵的音符

这可是阳光灿烂的春天啊

孤寂神伤的蟋蟀

你为什么自焚了歌喉

你为什么自焚了歌喉

大地可是你的栖身之所啊

可怜的蟋蟀

你为什么要放弃

你为什么要放弃

你要期待的季节还那么飘渺

那么久远

纵然那个季节来临

它会完全真正属于你

和你的种族吗

弱小的蟋蟀

听、听、听——

春风在引亢高歌

并把她的韵

她的意倾洒人间

她只希望与人类共存亡

可怜落寞的蟋蟀

你为什么要在这个季节诅咒生活

你为什么要在这个季节选择放弃

外面的世界多么美好啊

你知道吗——蟋蟀

你知道吗——蟋蟀

窗 棂

一只昆虫一头砸在玻璃上

玻璃残留下了一道血痕

还有昆虫的毛发

粘住细小的双腿

痛苦地悲鸣

飘落的灰尘

夹着昏黄的光芒

诅咒着眼睛的苍白

心灵的那点独白

悄然窜入冰冷的地板

只有灰尘

盘旋在时间的长河中

信手捧起一份尘埃

让血殷的词语

去诠释生活的悲凉

战粟的躯壳

一阵阵痉蛮

阳光躲在阴暗的角落

风轻抚着角落的窗棂

孤寂的凳子安详地躺在一旁

不再寂寞

飞舞的虫类

停止了音符的弹奏

时间瞬息好静,好静

细 雨

又是一个季节

春的细雨轻轻抚润着

大自然干渴的心脏

翻飞的小燕

用尖细的双翼

为人类捎来一份甘甜

被岁月烙上皱纹的老人的脸

慈祥地绽放着久违的笑容

仰起沉重而清瘦的头颅

也让春的细雨

洗滤自己枯老的肌肤

让衰老的心脏

珍藏几滴这最后的雨珠

历史在轮回

雨季也在流逝的岁月里

周而复始地重复着自己的使命

就在这历史轮回的长河中

人类从有到无

又从无到有

这都是一个过程

雨季亦是如此……

岁末的第一场雪

时间在诅咒灰暗的天空

人类在厌恶淅沥的空气

万物在期盼瑞雪的降临

好装饰一年来多情的尘埃

如她们裹紧的、厚厚的笨拙身体

也享受一回清凉的空气

天空虽然飘洒着淅沥的小雨

若大的街市却没有捧着多余的雨伞

虽然细雨中散漫着冬日寒气

但人们只是加厚的衣服

脸上照例没有一丝静恬的笑容

如同灰暗的空气

可恶的污泥悄然窜入人们的匆忙鞋上

和裤腿之内

纵然是冬季

街市角落的擦鞋摊却忙的不意乐乎

他们应该这这样的季节祈祷

因为是这个季节为他们赐于活计

就在这多情的灰暗的冬日

悠然地飘起了碎雪

纵然她们调皮地亵读着万物

多情地亲吻着人们的脸

窜入人类温存的双肩

和散热的耳际

但人们却没有躲避

而是站在天际之下

尽情地享受着雪的抚慰

冰凉的脸上绽放着久违的笑容

更有心智者

当然不缺时尚的摩登女郎

张开纤细的五指

想握住不断飘洒的雪片

尤似捧读她们美好的人生

甜蜜的爱情

但温存的雪花却在瞬息间爬满她们全身

更有散懒的雪片从他们的指间悄然溜走

她们却全然不知

街市一个黑暗的角落

假如没有雪光的映衬

人们根本不会发现那里站着几位老人

她们没有赞美雪装嵌的美景

喃喃地

她们憧憬着瑞雪将为来年带来的好运

纵然岁月无情地将她们的脸烙上深深的皱纹

她们却依然笑得哪么的开心

她们细数着雪花的密度

也计息着她从前的年龄

喧嚣的楼宇和街市

忽然变得那么清闲

还有那如织的汽车

以及人们匆忙的脚步

不再忙碌和移动

都散漫在空旷的地面

让舞动的雪花尽情地

抚慰自己多尘疲惫的身心

直到雪飘洒的音符停止

……

作者简介:

李春(男):汉族,1976年12月25日出生于贵州省福泉市道坪镇,现就职于黔南电视台。

1996年毕业于贵州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

1997年就职于《都匀报》、记者,其间开始诗歌创作,同时在省内一些小型刊物发表诗歌。

1998年在《贵州日报》新闻写作提高班学习新闻专业,同年调至《贵州广播电视报黔南版》报社任记者编辑,同时学习广告策划,诗歌也相继在省内刊物发表。

1999年至今在《黔南电视台》任记者编辑,从开始诗歌创作至今共写下50余首。


致一位已故的清洁工人

斜阳落山了

熟悉的宿巷里已褪去了往昔的清洁

白色的小狗已不知去了何处

只有扫帚和铁铲

满身污渍地躺在墙角里

它衰老的躯干在一天一天消瘦

发黑的肌肤在一层一层脱落

雨水是它流不尽的酸泪

风是它长病的颤票

阳光则是它生命的终结

因为——

那双终年抚慰它身心的手

那位为了人类环境清洁而与垃圾相依的它的主人

——一位中年清洁工人

就在几月前

岁月悄然夺去了他劳苦的命

也掳去了扫帚和铁铲的灵魂

中年清洁工人是在一个阴雨锦锦的早上与世隔绝的

他的女人

他的孩子

还有他的白色的小狗

还有……

伏在他安静地躺在狭小巷子里的尸首上

悲痛地哭泣

遮盖他尸首的薄薄的棉布

不知是泪水

还是雨滴

将它浸湿

致使他的肌肤唯有的红润都变得苍白

就在这个阴雨的黄昏

乡邻将他的尸首埋葬在一个光秃的山坡上

并立下了简陋的石碑

从此黄土成了他的伴侣

低矮枯萎的草木便是他的邻居

因为他走了

家里的顶梁之柱已就垮塌了

他的妻儿含着苦泪

怀揣伤悲

悄然离开了熟悉的巷子

不知去了哪里

往昔热闹温馨的屋子

孤苦地躺在阳黯的巷里不再流泪

……

中年清洁工人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可他并没有隆重的葬礼

陪伴他的只有四块朽木

他的死甚至没有人知道

因为——

他是一名普通的清洁工作

……作者简介:

李春(男):汉族,1976年12月25日出生于贵州省福泉市道坪镇,现就职于黔南电视台。

1996年毕业于贵州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

1997年就职于《都匀报》、记者,其间开始诗歌创作,同时在省内一些小型刊物发表诗歌。

1998年在《贵州日报》新闻写作提高班学习新闻专业,同年调至《贵州广播电视报黔南版》报社任记者编辑,同时学习广告策划,诗歌也相继在省内刊物发表。

1999年至今在《黔南电视台》任记者编辑,从开始诗歌创作至今共写下50余首。

原载:本站首发
收藏文章

阅读数[257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