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地域文学研究

戏曲,萧条中的希望

傅谨
  如果要选择一部戏曲作品以代表2007年中国戏曲创作的卓越成就,那么,太原青年晋剧团由谢涛主演的《傅山进京》,是个不错的对象。它标志着我国的文人戏创作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2007年,戏曲的理论建树格外受到关注,理论建设的推进,支撑着中国当代戏曲的创作与演出,昭示着戏曲的前景。

  时序推移,不变的是一年一度春去秋来。2007年的戏曲沉寂得有些萧条,尤其是相对于因所谓“百年纪念”而被注射了一支强心针般活蹦乱跳的话剧而言,更显得平淡无奇。但艺术与学术一样,不宜于以一日论短长,成就与得失,都不能以年度论,许多戏剧作品,问世之初并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却在以后的岁月里显现出越来越深远的影响,同样,更多曾经喧嚣一时的新剧目,“炒作高潮”还没有过去便迅即被人们遗忘。于是,判断与评价一部作品的价值,就不能仅局限于每个年度。在此意义上,讨论每年的戏曲创作与演出,必须将它们放置在更开阔的时间维度上,才能获得更具历史内涵的认识。
  如果要选择一部戏曲作品以代表2007年中国戏曲创作的卓越成就,那么,太原青年晋剧团由谢涛主演的《傅山进京》,是个不错的对象。谢涛是近年里戏曲界涌现出的非常出色的青年演员,工女老生,虽然还不方便将她所取得的舞台艺术成就与同时代那些早就名满天下的准大师相比,然而,就以她的天分、聪慧,以及每年都得在舞台上演出300多场的历练,她迟早要成为这个行业里出类拔萃的大家,因为她所拥有的那三方面的优势,虽然无论就哪项而言都不足以用惊世骇俗论之,但在今天的戏曲界,同时拥有这三方面优势的演员,却已经是少而又少。兼之有文采斐然的郑怀兴积多年思考为她专门创作的剧本,《傅山进京》之成功,当可以预料。在我看来,它堪称继《曹操与杨修》之后以王权与士子关系为题材的戏剧作品中最优秀的一部,在某种意义上,更是一部足以和《曹操与杨修》相媲美的佳作,标志着我国的文人戏创作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而如果要选择一项活动作为2007年戏曲演出的标志,恐怕就有点困难,因为无论是中国戏曲学院青年优秀京剧演员研究生班创办十周年的纪念演出,还是“北京戏校”建校55周年的全国巡演,都值得大书特书。前者不仅是京剧界的盛事,而且由于这个因颇受高层重视得以突破国民教育之樊蓠专为优秀戏曲演员开设的“青研班”,在培养了几届京剧演员之后开始更注重从京剧以外的多剧种招收优秀学员,很快就凸显出它在培养跨世纪的戏曲高端表演人才进程中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在“青研班”开办十周年的纪念演出中,观众们才发现,有那么多戏曲界当红的名角曾经在这个研究生班就读,这就意味着在未来的若干年里,毕业于“青研班”的学员们,将挑起中国戏曲的大梁,他们将成为传承中国戏曲舞台表演艺术最重要的骨干力量,戏曲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会系之于他们的努力;至于后者,因为在京剧的海外传播方面做出了突出成就而引人注目。“北京戏校”已经更名为北京戏曲职业学院,几年前他们开始以一种别致的方式在法国以及欧洲其他国家推广京剧,取得了罕见的成功。今年,他们将这种曾经在欧洲大受欢迎的表演方式搬回祖国,想看看这块孕育了京剧的土地上的人民,是不是能够像远在万里之外、文化背景截然不同的洋人那样为他们的演出喝彩,他们所到的六个城市,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同时更引发了京剧界乃至整个戏曲界的深刻思考。
  今年的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让人感受到许许多多的意外。首先是这个曾经最为各级党政宣传文化部门重视的奖项,意外地没有像往年那样牵动从上到下无数人的神经,从推荐评奖作品到最后的颁奖,都比以前低调了很多;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戏曲类获奖作品在题材内容与表现形式上突出显示出的多样性,今年的十部获奖戏曲作品,依次分别是《程婴救孤》(豫剧)《邵江海》(歌仔戏)《廉吏于成龙》(京剧)《老表轶事》(花鼓戏)《十二月等郎》(花鼓戏)《巴山秀才》(川剧)《大儒还乡》(桂剧)《妈祖》(京剧)《官鹅情歌》(陇剧)《文成公主》(京剧藏戏),与历年的“五个一工程”奖获奖剧目相比,这次获奖的作品里历史题材剧目居然成为主体,有七部,其中被推为首位的《程婴救孤》还是由传统戏改编而来的;而剩下的三部现实题材的作品,同样足够多元。对某些作品是有争议的,而客观地说,它们多数具有相当高的舞台艺术水准,在一定意义上甚至代表了近年戏曲创作的最高水平。同样重要的是,这些获奖剧目很少是仅仅为了获奖而仓促赶排出来的急就章,如《邵江海》《廉吏于成龙》等等,都已经在多年的演出中经过数次反复修改,因此才有可能最终赢得业内人士很好的口碑。正由于这些优秀剧目在今年的“五个一工程”奖评奖中脱颖而出,在很大程度上,也提升了这个奖项的艺术影响力。
  如果将“五个一工程”奖戏曲类的这份获奖名单与今年举办的第八届中国艺术节的“文华大奖”获奖名单做个对比,会更有意思。我们会发现两者的重叠程度很高,京剧《廉吏于成龙》、花鼓戏《十二月等郎》、歌仔戏《邵江海》恰好都同时获得了今年的“文华大奖”,占了八艺节六部戏曲类得奖作品的一半。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也是近年里各地非常重视的一个奖项,入选2006-2007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戏曲剧目的昆曲《公孙子都》、豫剧《铡刀下的红梅》、川剧《易胆大》、京剧藏戏《文成公主》,有两部与“文华大奖”重叠,一部与“五个一工程”奖重叠,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戏曲界专家在作品评价上形成的难得的共识。
  这样的共识,部分源于戏曲理论建设取得的进展。2007年,戏曲的理论建树格外受到关注,全国政协安排了十多位政协常委、委员,组成由北京大学教授叶朗担任组长的调研组,在北京、上海、天津三地开展了为期两周的戏曲理论发展现状调查,重点考察调研了京剧研究现状,听取了京津沪三地戏曲界对于戏曲理论、尤其是京剧理论研究的诸多建议。此前,中国戏曲学院主办了以“京剧与中国文化传统”为主题的大型国际学术研讨会,世界各国100多位学者提交的论文与重要发言,在国内各大报刊与学术杂志陆续刊发,掀起了戏曲研究的一个小高潮,像是为政协的大规模调研暖身。理论建设的推进,支撑着中国当代戏曲的创作与演出,昭示着戏曲的前景;而来自各地有关戏曲演出市场渐渐复苏的消息,同样令人欣然。在萧条中,让人们看到了几丝希望之光。
原载:《文艺报》2008-1-24
收藏文章

阅读数[241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