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难忘的战斗

蒋任南

费承金,一位普通的农民,怀着保家卫国的赤诚之心,奔赴抗美援朝的战场,接受了血与火的洗礼。战争结束后,他复员回到了家乡,又拿起锄头种植庄稼,虽然历史在一页页的翻过,但朝鲜战场上的经历,成了他一生中永远不能抹去的记忆……

跨过鸭绿江

1934年7月17日,我出生于湖南省资兴市波水乡上坪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从我的爷爷算起,祖宗三代穷得叮当响,上无片瓦住的是茅草棚,下无寸土全靠给人打短工租佃田土耕作度日。从我记事起,父亲就靠给地主种田或上山砍柴卖钱勉强维持全家的生计,饥寒交迫,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目睹地主豪绅的奢侈和对农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的情景,仇恨的种子就在我幼小的心灵中萌发,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国内形势的变化,我深深懂得,只有共产党才是大救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彻底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和帝国主义,我们才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1949 年,我还未满16 岁时,我决定拿起枪杆子跟着共产党闹革命,于是背着父母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我参军后,先在资兴县大队训练了一个多月,1950 年元月,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9 军143 师429 团3 营9 连2 排6 班当战士。不久,我们部队开往广东韶关马坝、英德等地执行剿匪任务,一年多时间里,我部在战斗中击毙土匪18 名,消灭了当地的匪患,稳定了民心。

1952年春,我们143 师奉命调往湖北参加荆江分洪工程施工,经过3 个月的艰苦奋斗,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之后,我们部队进行大整编,我429 团被编入抗美援朝志愿军第57 军133 师398 团,我被分配在团部通信连电话班当电话员。
整编后,我团从湖北省洋楼司火车站乘车开往广东英德一带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军事训练,之后乘坐了7 天7 夜的火车来到了仅与朝鲜一江之隔的辽宁安东火车站。那时,美军飞机常到安东上空骚扰,有时还投掷炸弹,制造了一起又一起惨绝人寰的血案。到鸭绿江边的第2 天,我们看见有50 余架美军飞机对鸭绿江大桥进行狂轰滥炸,妄图炸毁大桥,以阻止我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这时,我人民解放军高炮部队几十门高炮对空射击,形成一道道火网,顷刻间,美军有两架飞机中弹,一架坠毁,一架负伤逃窜。美军飞机占不到便宜,乱扔一阵炸弹后就开始逃跑了,我军高炮一停,我空军战鹰又升空作战,一时空中传来隆隆的机关炮声,一架架敌机中弹起火,壮观极了。在安东驻扎的日子,每有空战,我们这些步兵就跑到空旷的高地进行观看,看威武的高射炮吐露着火舌,看空军飞行员穿云破雾与敌机交战。当时,我真想当一名高炮战士过过瘾。1952 年8 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我们接到命令奔赴朝鲜战场,当时我们的心情十分激动,就要跨过鸭绿江了,就要与朝鲜人民并肩战斗了……
鸭绿江虽然不宽,但美军凭借其“空中优势”,对鸭绿江大桥进行昼夜封锁,白天过不去,只能利用晚上,有时美军晚上也来骚扰。那天晚上,我们部队没打灯光没有说话声,全是摸黑以15分钟快速行军的速度悄悄地跨过了鸭绿江大桥。
战斗在“三八线”
跨过鸭绿江后,我们进人了朝鲜新义州,亲眼目睹了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对朝鲜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一路上到处是深深的弹坑和被炸毁的房屋。惨不忍睹,满目疮痍,我和战友们个个都是义愤填膺,怒火在胸中熊熊燃烧。同时,我们也感受到了战争的危险和残酷。美帝国主义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受到了极大威胁,毛主席和党中央号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是何等的英明正确。按原先作战的部署和意图,我们部队这次行动的目的地是直奔“三八线”战场,计划要行军30 余天,因为白天美军飞机不停的轰炸,我们只能就地隐蔽,晚上开始行军,一般每晚行军60 余华里,最多的一个晚上走了85 华里,且路面凹凸不平,十分难走。走了几天后,中途接到上级命令,要我们团迅速赶到西海岸打阻击。我们到达那里的第二天,就有30 余架敌机对西海岸进行了轮番轰炸及扫射,附近两个村庄成了一片火海。面对敌机的疯狂肆虐,我们毫不畏惧,在山脚下用轻重机枪对敌机进行猛烈的还击,敌人在两架飞机被击伤后仓皇逃跑。这样,我们在西海岸坚守了20 余天后,又接到上级命令,要我团继续向“三八线”前进。“三八线”一带是敌我双方十分敏感的地带,此时,敌方己派有重兵把守,凡是桥梁、公路和平原地区都有敌机侦察和轰炸。在行进过程中,由于我们对地形不熟,又不懂当地语言,所以经常走错路而遭到敌人的阻击。记得有天晚上,我们走错了路,一天一晚没吃一点东西,直到第二天下午快5 点钟了,才找到友军阵地上吃上了一餐仅3 小片盐萝卜就着下饭的晚餐。就这样,我们走走停停,停停打打,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行军,终于赶到了距新义州2500多里外的“三八线”前线……

根据党中央、毛主席提出的所有志愿军都要到“三八线”前线锻炼半年的指示精神,我们团占领阵地后,于1953 年元月上旬在“三八线”战场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开始,我分配在连部队建设10 号阵地守总机和外线修理。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2 号炮兵阵地突然来了8架敌机对该阵地进行了轮番轰炸和扫射,当时我军死3 人伤10 余人,电话员也牺牲了。当时情况非常紧急,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强烈地向王保灵连长请求,我要去接替2 号炮兵阵地的电话员,以保证通讯联络畅通。连长想了一下,同意了我的请求。我怀着对战友牺牲的悲痛和对敌人的仇恨情感,轻装上阵了。我除了随身携带的枪支弹药外,其余的东西全留在了原来的地洞内。凭着自己的作战经验,我巧妙的躲过了敌人的炮弹,迅速的到达了2 号炮兵阵地。由于该炮兵阵地作用及地理位置的特殊,敌人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经常派飞机轰炸,用大炮进行炮击,前后已有多名电话员牺牲。据我细致观察,每天上午8 点到下午5 点,总有一架敌人的侦察机在阵地上空盘旋,一旦发现标,敌人立即就来轰炸,近的就用大炮轰,远的就派飞机炸,电话外线经常被炸断。此时,遇到这种情况,我就忙乎起来了,主动外出检修线路,为此多次负伤。有一次,我们在敌人的封锁区内修筑一条交通壕沟时,早上5 点钟左右,几名炮兵被敌人发现,敌坦克炮便一齐打来,一名战士当场牺牲了。见此情景,我便想用电话通知首长,谁知摇了很久,电话就是不通,我马上意识到是外线被敌人炮火炸断了。于是,我立刻带上工具和备用线进行沿线查线,断线找到了,我正准备接线时,被敌人发现了,一阵排炮打过来,我只感觉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慢慢醒过来时,只觉得身体很沉重,无法动弹,原来我被炮弹炸起的碎石和泥土给埋住了,额头还在流血。我意识到自己负伤了,但一想起自己的任务还未完成,便使出全身力气,挣扎着从泥土中爬了出来,抖落掉身上的尘土,打开急救包作简单包扎后,又马上投入了线路的抢修。线路通了,我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回来的路上,我又发现一名战友牺牲在战壕里,手里还紧紧的握着一把修壕的小铁锹。
还有一次,我们团长姜鸿彬到前线察看地形,我刚好从4 号阵地接线回来,正巧碰见他们。团长问我4 号阵地在哪里?当时天已黑下来了,我想,用手指已不能辩明目标,就自荐当起了向导。我们一行刚走到岔路口时,敌人的炮弹又打了过来,我赶紧将团长推进山洞,就在这时,一发炮弹呼啸而来,在我身边爆炸,我只觉得右眉骨一麻,一股鲜血流了下来。卫生员见状,马上跑过来给我包扎,团长也过来了,并从身上掏出15元钱给我,说是给我治伤的营养费。我说:“一点小伤,没事的!”并将钱退给了团长。
与敌人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较量后,我们正准备与友军交接阵地的时候,又接到上级命令,要我们部队在“三八线”打一仗更大的恶仗后再交接。上级要求我们,在山洞里准备半个月的弹药、食品及生活用品,要像上甘岭战斗一样,英勇顽强地坚持一段时间。1953 年6 月5 日,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全线向敌人进行反攻,我们的任务是攻打161 高地。下午6 点30 分,我军后方重炮开始向161 高地敌方前沿阵地进行猛烈炮击。7 点30 分左右,炮火延伸,敌炮兵阵地被摧毁。我军迅速出击,仅用一个多小时就攻下了161 高地,缴获敌人枪支220 余支,弹药50 余箱,打死打伤敌人150 余人,俘敌20 余名。为了保存实力,迷惑敌人,我们迅速从占领的阵地撤回了原阵地,战斗暂时停止了。一会儿,敌人的炮火又疯狂地向我阵地袭来,这时我们隐蔽在山洞内,连互相说话都听不清声音,而朝鲜人民军和友邻部队都坚守在各自的阵地上。第二天,他们坚守的阵地战斗相当激烈,并请求我团炮兵支援。在我们的炮火支援下,敌人很快被打退了。这一战役,取得了辉煌的成果,敌3 个师被歼,为板门店停火谈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3年9月10日晚,我们部队在集合点名会上,刘丰年指导员向大家郑重地宣布:“同志们,我们胜利了,从今天晚上10 点钟起,再没有敌机来轰炸了,你们可以点灯,打手电筒,白天也可自由活动了……”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们都欢呼雀跃,兴奋不已,晚上休息时,竟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我们接到上级的通知,要我们连抽50 名战士,到开城谈判地点执行中美双方交换战俘的警戒保卫任务,当时我也被点了名。接到任务后,我们精神抖擞全部换上了新军装和崭新的武器。交换战俘过程中,进行得很顺利。
停战后,我们部队帮助朝鲜老乡盖房子,种庄稼,投人到战后恢复工作的热潮中。1955年秋,我们133 师与其他3 个兄弟师告别朝鲜人民第二批回到了祖国东北的吉林,在那里从事营房建设工作和军事训练。在这段时间里,我受团部通令嘉奖一次,并提升为上士班长和代理副排长等职。1956 年,经排长秦正虎介绍,加人了党组织。

回到家乡

1957年夏,我响应党的号召,从部队复员回到了家乡。我的家乡地处偏僻的山区,没有公路,没有电灯,出门是山,抬脚是坎。种的旱土,十年有九年受旱;种的水田,全是蓑衣斗笠丘的梯田。那时,科学不发达,田土的庄稼产量不高,导致温饱还成问题。但是,我无怨无悔,默默的劳作,努力改造山区的落后面貌。每当夕阳西下,我收工回家感到疲乏时,我就会站在村前的小山冈上,轻轻地哼着在部队传唱的《站在朝鲜山冈上》 这支歌:
握紧枪,
我们站在朝鲜的山冈上,
看到处是新村庄。
炮弹坑里种了庄稼,
防空洞外修起了学堂。
为了朝鲜的自由和幸福。
永远站在保卫和平的岗位上。
倘若敌人再猖狂,
就叫他在我们脚下灭亡。
唱着这首雄浑、荡气回肠的歌曲,疲惫的感觉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闲暇之时,我遥望着远处的群峰,蜿蜒曲折;那遥远的天际,云卷云舒。近看附近的小山冈,岩石突兀,陡峭险峻,石缝里倒挂着青松,那翠绿,着实让你喜爱。这时,我的思绪触景生情,又回到了朝鲜的战场上,目睹那一座又一座的英雄山冈。这时,我又会情不自禁地唱起那首动人的《看我们保证歌》 :
看我们保证,
守卫在英雄的山冈。
双手创造了坑道工事,
它比钢筋水泥还要强。
为世界人民谋幸福,
为祖国建设添辉煌。
要坚决守住阵地,
寸土不能让。
敌人胆敢来侵犯,
坚决把他消灭光。
我成家后,生儿育女,日子慢慢的好起来。在劳动生产的间隙,我常给年轻人讲朝鲜战场上的故事,要他们接好革命的班,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农村放电影,经常是放映一些战斗故事片,我是每场必看。特别是《英雄儿女》 、《 上甘岭》 、《 奇袭》 、《 奇袭白虎团》 等反映抗美援朝的影片,我是百看不厌,看着看着,我仿佛又回到了炮火连天的战场,那惨烈的场面,那英勇无畏的精神,让我热泪盈眶……当看到中朝军队胜利凯旋的画面时,我心中就会默默的哼唱着《 中朝人民并肩作战歌》 ,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哼出声来:

炮火振动着我们的心,
胜利鼓舞着我们,
中朝人民亲如兄弟,
并肩作战打倒敌人。
我们美丽的城市,
我们和平的乡村,
简直成了帝国主义烧杀抢掠的阵地。

我们亲爱的祖国,

收藏文章

阅读数[566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