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汉学园地

谈谈美国汉学的新方向

孙康宜
内容提要 耶鲁大学孙康宜教授总能在细微处显真知,这篇文字也不例外。表面上看,是她个人研究经历的叙述,实关乎美国乃至域外汉学研究的流变。平等对待,多元共存,依然是学者的应有品质。

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球化促使中西文化交流日渐频繁,许多美国大学所举办的国际会议都开始邀请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日本等地的学者。而来自这些东亚地区的长期“访问学者”(visiting scholars)也逐渐在美国校园里多了起来。他们在美国的图书馆藏书中看到了许多国内已失传的资料,因而大开眼界,在学术研究上多有创获。同时,他们也对美国汉学家们的崭新视角发生了兴趣,把大量的汉学论著译介到大陆,编辑出版了一系列“海外中国研究丛书”之类的译丛,其中《北美中国古典研究名家十年文选》由乐黛云、陈珏主编,1996年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在台湾则开始了一连串的汉学会议,陆续邀请国际汉学家参加(包括此次“中央研究院”文哲所举办的“记传、记游与记事——明清叙事理论与叙事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不用说,这些会议文章出版后,对文化交流都十分有用。此外,这些年来,在美国出版的许多英文汉学专著也先后被译成中文,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地流行。值得注意的是,也就在这同时,美国汉学家们开始踊跃地到东亚地区做研究,屡次和中国大陆和台湾等地的同行有深入交流的机会,于是就有了共同的语言。当然,这也跟美国政府和基金会逐渐增加这一方面的研究经费有关。事实上,东亚地区同行的研究成果在近年来已成了美国汉学家们的必要参考数据,所以著名的刊物,如Journal of Asian Studies(《东亚研究学刊》),也开始登载有关汉语著作的书评。在这一方面,耶鲁大学出版社特别做出了贡献,因为它陆续将中国学者的著作翻译成英文出版,使得中国学者的研究成果能开始在西方汉学界中以英文的形式流传。这种英译的中国学术作品,在美国的读者群还是极其有限的。相较之下,国人对于英文汉学著作的中译更加看重,甚至到了争相出版和购买的程度。

但无论如何,近年来由于中西方深入交流的缘故,人们所谓的美国“汉学”,已与大陆和台湾(或香港)的中国文学文化历史研究越走越近了。可以说,它们目前已属于同一学科的范围(field)。特别是这十多年来,美国各大学的东亚系的人员组成更发生重大变化,华裔教授的比例越来越多。必须附带一提的是:二、三十多年前,当笔者开始在美国执教时,华裔教授只是教授群中的少数之少数,而且大多是来自台湾的移民。但这几年来,来自大陆的杰出年轻学者,在获得美国“汉学“的博士学位之后,经常成为美国东亚系争取应聘的对象。这无疑反映了中国人逐渐走向世界舞台,西方人更加看重东方人的新趋势。尤可注意者,在目前还在进行中的《剑桥中国文学史》(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ese Literature) 的十七位执笔人中,就有八位是移民自大陆、台湾及香港的华裔“汉学家”,另有一位则是土生土长的美国华人。这在二、三十多年前,是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

然而,从不久前《南方周末》的“汉学”专辑中(2007年4月5日)可以看出,国人(至少是中国大陆的读者们)对于美国汉学的新趋势似乎所知甚少。他们仍然是以一种仰视“洋人”的态度来评价美国的汉学家,以为美国汉学“无论是方法论还是结论”都与中国国内的研究“不一样”,似乎二者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其实,如上所述,今日的全球化已使我们进入了一个多元的时代,同是研究中国文学文化和历史,每个学者(不论在中国大陆、台湾,或是美国)都代表着各自不同的声音,中西之间固然还有区别,但同时也在出现新的融合。对于西方的“汉学家”,国人只需以平常心对待,不必特别抬高他们的身价,也不应出于自卫的排斥心理而妄加轻视。

原载:《书屋》2007/12
收藏文章

阅读数[347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