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彭公庙之战

樊传宜回忆 蒋任南整理

彭公庙(今彭市乡)地处湖南省资兴市东部边境山区,这里紧靠八面山,与桂东、酃县(今炎陵县)接壤。彭公庙地形特殊,东西两边为高山,中间为开阔盆地,粮草丰富,山高林密,可进可退,可攻可守,是资兴一战略重地。
1949 年秋,资兴县工委领导革命武装解放了资兴县城和绝大多数区、乡。可是,国民党末任伪县长何樵夫带领伪县政府人员、伪警察局曹泮林中队和地主胡孟清武装以及其它残部近千人盘踞在彭公庙,利用其天然屏障,与共产党相对抗。
1949 年11月9 日,郴州地委和资兴县工委决定攻打彭公庙,拔除这最后一个盘踞于资兴的反动据点。当时,参战部队有湘南游击队第3 、第5 大队和湘南支队、资兴县大队、东区游击队等,共计2000余人。

11 月9 日天黑之前,我接到东区游击队指导员何戈心同志转达湘南支队政治部的命令,要我从香花树下的同仁学校连夜赶赴集结地——青腰墟(今青腰镇)。我立马动身,于晚上11 时左右到达目的地。我报到后,放下行李,就开始了紧张的战前准备工作——绘制彭公庙地形示意草图。

11月10 日凌晨4 时许,部队吃过饭后,就集合队伍向彭公庙进发。战斗兵分两路。一路由中共资兴县工委书记、县长、县大队大队长孙立率资兴县大队从塘家湾向驻守于彭公庙墟上之敌进发,另一路由南区指挥所第5 大队大队长段韬、第3 大队大队长何奇率领,从何家山乡向彭公庙进发,迅速抢占了彭公庙四周高山要地,借以截断敌之退路。
黎明时分约5 时许,部队到达指定位置,按照统一部署发起总攻。瞬间,山野四周冲锋号响起,打破了黎明的寂静。接着,六零炮“轰轰”炸响,“嗒嗒嗒”的机枪声和着步枪声响个不停,时而还夹杂着手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好似春节放鞭炮一般。
由于这天大雾弥漫,在战斗中,我参战部队与从酃县方向日夜兼程过来追剿国民党反动武装的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某教导营发生误战。
天亮时,彭公庙被我部攻克,歼灭敌反动武装数百人,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和军用品。我在战斗中一鼓作气,缴获敌步枪15支,受到表彰。
战斗中,在我部强大攻势下,敌溃不成军,作鸟兽散,敌伪县长何樵夫乘隙溜掉了,躲到了人烟稀少的深山老林中。1950 年2 月中旬,何樵夫被我东区武工队和大军追捕小组击毙于何家山乡的百灵庵。
在彭公庙的战斗中,我身边的位置曾被敌人3 挺机枪轮番扫射,一颗子弹呼啸着从我的发际穿过,有惊无险,安然无恙。我东区武工队队员樊传文,冲过彭公庙塘家湾小河对岸后,被子弹击中,壮烈牺牲。武工队员刘运隆左腿中弹,躺在水稻田里,后被流弹击中而死。黄仁化,他是我高小的同班同学,他当时隐蔽在路旁一米多深的小水沟内,竟被一梭子扫射来的冲锋枪子弹击中身亡。还有黄任亲战友,他曾当过国民党的青年军炮兵,据说去了台湾又跑回到大陆,弃暗投明,直到9 月份才找到游击队。黄任亲作战很勇敢,我亲眼目睹他赤手空拳去夺敌机枪,被机枪子弹击中左胸而死。战斗结束时,我去察看他的伤口,发现从胸前射击进去5 粒机枪子弹,穿到背部已是一个碗口大蜂窝状的空洞,死得十分惨烈和悲壮。这些战友们,均是年仅18 岁左右的年轻人……
战斗结束后,有人把樊传文的死讯误传到我家中,弄得老母和妹妹悲痛欲绝,真是啼笑皆非。
后来,为了纪念此次战斗和怀念牺牲的战友,闲暇之时,我写了一首《彭公庙战斗纪实》 的打油诗,以飨读者。
彭公庙战斗纪实

那是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九日临申;

戈心给我把令传,调任“湘游”政工员。

我们部队驻同仁,寒风凛冽雨未停;

吃罢晚饭冒雨行,赶往青腰夜路程。

放下行李领导言,绘制彭市地图形;

作战地图刚完成,十日凌晨已来临。

出发军号震天庭,武装部队走在前;

其它人员随后跟,开赴彭市打敌人。

战斗打响枪声频,三挺机枪朝我鸣;

一粒子弹穿发过,有惊无险庆幸存。

战斗结束枪声停,我队牺牲共四人;

他们功绩另有文,在此不必再多言。

牺牲战友樊传文,误传消息母妹闻;

哭啼几天似丢魂,待我回家泪方停。

战斗总结表彰人,其中也有我的名;

缴获步枪十五支,作点贡献为人民。

收藏文章

阅读数[545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