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报告文学

外国老板与中国司机

“愿意来我们公司吗?”大胡子老外用标准美语和善地说。

此问题,对我而言并未感到惊喜或别的什么,只不过多年“的哥”生涯着实疲惫难耐,我旋转方向盘闪过一位骑车人后说:“我愿意!”颇似婚礼上新郎回答主持人的问话。

三天后,另一个老外电告到一个国际公寓去接他,学习英语多年,总没机会实践,外国人说的又快,又不好意思连问请重复。电话挂断,连猜带蒙公寓的英文单词,联想自己跑过的无数公寓,朦朦胧胧在脑海中产生了点概念,第二天,当驶向该公寓大门时,一位高大而面容清瘦的老外站在那翘首张望,见此,顿感踏实,驻车,握手,互道姓名,确认无误,驶往其目的地。

晨曦穿透薄雾洒向落叶大道,我用带有中式的英语与之交谈,知他是由境外总部派来筹建一家新外资公司的老板,来中国不足两月,人生地不熟,虽已物色两三位司机,因交流困难及驾驶技术等等,均被开除,大胡子老外是其朋友云云。言至此,我亦感心动,好在有个职业在身,有一搭无一搭,简单交流数句,便抵达其设在市内的办事处。

又是黄昏时分,清点那十余小时换来的辛苦费,些微酸楚油然而生,份儿钱,绝对是“的哥”们头疼的事,满世界“扫活”浪费燃料,“爬活”耗时又未必出‘好活’,所以“的哥”们整天想的是如何拉够份子。当告知上班时,还真犯难,正值月中,份钱可补齐,但中途退出要扣除相当一部分风险抵押金。当似笑非笑的车队长言明要扣除数万元“风抵”的三分之一时,晕,连续多年的优秀司机,对方无所考虑,张口就是一万多元,差不多是支撑三口之家的半年糊口费。深知再找“大头儿”也无用,毕竟只干了五年合同的三分之一。万一老外只用咱两天半便一脚踢开,还得接着干嘛!小不忍乱大谋。

上班伊始,老板跟我谈工资时,我鼓足了平生也许是最大的勇气谈及“抵押金”被扣烦恼。老外犹豫片刻,断然说:“我帮你付”。哎哟,短短几字,好似什么东西重重砸向心底,又感觉一股热流充溢眼眶。数十年的生活经历,寄人篱下的磨砺,还有与国人交往的洗练,总渴望着,哪怕只有一次,就一次,自己这个小人物的某种要求能有一个酣畅淋漓而又令人雀跃的答复,即使想在亲属自己的公司做一个极其低微的小职员,得到的都是模棱两可的回答,经大脑不断思索,才知亲戚是在婉拒。文化之深邃,思维之复杂,也许‘意会’已成中国人交往的专利。孰料这个要求的实现竟由老外嘴中干净利落地道出,倒是措手不及,初任微职,什么事还没干,不忍让人家太慷慨,万一没退路,不禁从心底发出一句;“我想自己承担抵押金的三分之一”。老外也许不解中国人更深层的心理状态,闻言亦仿佛愕然,用一种奇异的目光凝神关注我的面容片刻后,茫然地点点头……

每日超时在外忙碌,百余公里左右的里程奔波,外加处理办公室及其它一些事物等,不比“的哥”轻松多少,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外国公司岂容你偷懒,炒鱿鱼乃家常便饭。难怪条件人家都答应,剩下的便是付出,奔命. 还要察言观色,讨得人喜欢之时便是自己工作顺畅之日,唉!小不忍则乱大谋。

“你左转为何不先看右边来车”老板的怒言使我一时语塞,是呀,优秀司机,观察“六路”靠的是侧视镜,啊!恍然大悟,老板语出此言是因其坐于副座之后,何况他又看不到我的眼神在镜中游移。“别忘了我坐右侧”,老外这句寓含珍惜生命而显多余的话,其实早在我心中悟出,用英语解释恐怕亦难,只好接住话茬:“这种情况以后绝不会发生”。此言一出,逼迫自己牢记每当开车左转时,首先向右偏一下脑袋,以便让老板真正看到,我真的在留意右侧的来车。

一年如一日,发展中的大都市,交通也许总是难题。当驾车驶入蜗牛般的车流时,无奈又无辄,每每如此,心如乱麻,紧张又恐惧,因老板时不时会冒出一句:“为何选这条路?”也许明日改线路后又冒出另一句:“上次的路比这条不更好走吗!”。望着后视镜上那张铁青般的洋面孔,恨不得变成直升机飞到目的地,然后自豪地说:“瞧咱哥们,效率多高。”可最终的话却变成:“下次一定改路,是我的错!”噢!上帝。国情,地域,时间,总没有理由先。

披星戴月,惶恐每日。然而,每当老板回国度假时其夫人在机场主动拥抱并连声说会想你时,是礼节还是感情流露,不言而喻。 不管怎样,国籍不同,肤色不同,文化不同,思维不同,还有……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你吃苦耐劳,用的你得心应手,那老外们会不断地给你激情洋溢的“拥抱”。

原载:马木子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0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