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三续金瓶梅》与《金瓶梅》貌似神离

王汝梅
《三续金瓶梅》,八卷四十回,清道光年间抄本,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卷一前四回有少量眉批,有圈点。其余各卷无眉批、无圈点。抄写行款统一,每半叶十行,每行十七字。抄本所用俗别字,前后相同,如“光阴循速”、“爪凹国”、“握着嘴笑”、“倒扎(闸)内”等,与其他白话小说用字不同。又如“跑踍”不作“咆哮”,“哮”因“跑”而作“踍”把偏旁弄齐,为刻工习惯。此书似有刻本。卷首自序署“讷音居士题”,卷首小引题署“时在道光元年,岁次辛巳孟夏谷旦滕录,务本堂主人识”,下有“讷音居士印”章。各卷卷题下署“讷音居士编辑”。作者讷音居士在自序中自称“武夫”,云:“余本武夫,性好穷研书理,不过倚山立柱,宿海通河,因不惜苦心,大费经营,暑往寒来,方乃告成,为观者哂之。”可见作者并非文坛才子,而是一位爱好文学的武夫。丁耀亢《续金瓶梅》之后,有四桥居士作序的《三世报隔帘花影》。讷音居士不同意《三世报》中写西门庆、春梅被挖眼、下油锅。他认为应让西门庆等人物改恶从善。从这一看法出发,他要“法前文笔意,反讲快乐之事”(《小引》),写作《三续金瓶梅》。“三续”叙写西门庆死去七年后,还阳复活,又活到五十岁这几年的家庭生活与官场经历。西门庆阳魂入壳,复旧如初,重整家园、官复原职。西门庆仍有一妻五妾,月娘为大娘子。春梅还魂永福寺,嫁给西门庆做二房娘子。何千户死去,西门庆补何千户员缺,娶何千户之妻蓝如玉为三房妾。娶葛翠屏为四房妾,黄羞花为五房妾、冯金宝为六房妾。“三续”对月娘、春梅、葛翠屏、黄羞花叙写简略,对蓝如玉着笔较多。蓝氏因生女娃二姐而受宠爱,遭到六娘冯金宝的妒嫉。蓝氏为蓝太监之侄女,西门庆曾多次派来兴到临安给蓝太监拜寿送礼。孝哥会试考中,授历城知县、后补授沂州府知府,调补授泰安府兵备道,皆是蓝太监在朝廷打通关节。蓝太监之侄蓝世贤到清河县探亲巡狩,西门庆盛宴接待,以逞其官场权势威风。

“三续”虽以西门庆的行踪贯串全书,但更侧重叙写了孝哥的入学、会试、授知县知府,与甘雨儿(云里守之女)结婚等情节。对西门庆的政治活动、商业活动叙写简略。第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回写人物结局。西门二姐与贾守备之子贾良玉结亲。西门庆改恶从善,出家当了和尚。西门庆过五十岁生日之时,倐然悟道,不吃荤不喝酒不近妇女,把金银施舍济贫,以赎罪愆。让丫环楚云、秋桂、珍珠儿,分别与男仆春鸿、文珮、王经结婚成家。六娘冯金宝重回妓院,后双目失明。五娘黄羞花原为王三官之妻,被休后嫁给西门庆,现二进昭宣府,与王三官破镜重圆,生了一个儿子。四娘葛翠屏和三娘蓝如玉出家为尼僧,后坐化成了正果。大娘子吴月娘和二娘子春梅,由玳安引路,投奔泰安州小大官西门孝任所。西门孝探母,月娘受封诰,春梅受福,乔大户攀亲(乔之女儿嫁给孝哥)。西门庆悟道,是作者的“倐然悔过便超升”(结尾诗句)思想的注脚。作者不顾人物思想性格发展的逻辑,主观地要西门庆“向善回心”,不合情理的改变了《金瓶梅》中西门庆自我毁灭的结局。续书中人物春梅得知西门庆要悔悟时说:“若说别人还是有之,这行货子要悟道,竟是放屁。”春梅即认为西门庆是不可能悟道的。“三续”侧重叙写西门庆与妻妾、与仆妇、与妓女、与戏班女演员、与倖童之间的频繁的性行为,这些描写均孤立于人物性格心理之外。“三续”在人物之间外在关系、西门庆性行为这两点上与《金瓶梅》貌似而神离。《金瓶梅》中西门庆一妻五妾,“三续”也让西门庆有一妻五妾。《金瓶梅》中李瓶儿生官哥,遭到潘金莲妒嫉;“三续”写蓝氏生二姐遭到冯金宝妒嫉。《金瓶梅》中西门庆暴亡,孝哥出家,月娘长寿;“三续”中孝哥升官,西门庆出家,月娘受封诰。《金瓶梅》西门庆有胡僧药;“三续”西门庆有三元丹。“三续”模仿世情书,但未能写出世态炎凉。也不注意刻画人物性格,不注意表现人物之间的矛盾纠葛,只是平面地、单线地、孤立地写日常生活。语言干瘪、重复,写性行为一律是“如漆似膘”,写音乐之美一样的“美耳中听”,写宴席一概是“上了割刀点心”。“三续”作者对《金瓶梅》“不解其中味”,未领会作书人“寄意于时俗,盖有谓也”之立意,未把握《金瓶梅》之底蕴。作者不但未能继承《金瓶梅》而有发挥,相反,却作了庸俗地接受。严格来说,“三续”不是《金瓶梅》的续书,而是一部不合《金瓶梅》原意的模仿之作,与《金瓶梅》貌似神离,是对《金瓶梅》积极意义的背离。
原载:选自《王汝梅解读<金瓶梅>》
收藏文章

阅读数[763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