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还原与贯通

——杨义的学术创造与文化姿态

季进
内容提要 到目前为止,杨义已出版各类著作30余种,论文近300篇,其代表性著作是不封顶的《杨义文存》。这个十分惊人的数字充分显示了杨义充沛的学术创造力和无尽的学术开拓性。纵观杨义的学术创造历程,始终体现出一贯的学术特征与文化姿态,即他自己所说:“依实学以求创新,积专家之学以达致通才,凭中国精魂而与当代世界对话”,还原、参照、贯通、创新,探索一种面向新世纪的人文学术的新学理。

杨义,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和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文学评论》主编。1946年8月,杨义出生于广东省电白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贫苦的家境,使杨义这个中国农村社会最底层的孩子从小就体味到了中国人的艰难、刻苦与坚韧,也使他对中国人的生存之根、文化之根有了深切的了解。这些体验成为日后杨义奋斗历程中的最大动力与精神资源。1965年,杨义考取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翻开了人生的崭新一页。大学四年,杨义几乎把全部时间都花在了读书上,从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德国古典哲学到马列著作、毛选等等无所不读。这不仅大大拓展了知识面,也培养了杨义观察社会人生的宏阔视野。1969年,杨义大学毕业,分配到了当时全国知名的国有大型企业北京石化总厂,只干了一年的操作工,就被调到宣传处任干事,负责《石化通讯》。除了下车间采写新闻稿外,杨义主要精力还是花在了读书上,特别是系统研读了《史记》、《鲁迅全集》、《资治通鉴》等几种“大书”,让杨义受益终身。尤其是鲁迅的文字与思想让他明白了中国社会,开始思索中国人的精神原型的问题,也由此开始了对中国文化问题的思考。这些“大书”,不仅对杨义形成良好的思维方式和合理的知识结构有着极大裨益,而且其中所显示的伟大的人类智慧,更是大大提升了他的精神境界。杨义称之为“大书效应”。《荀子》曰:“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杨义借用这句话来形容“大书效应”,不读经典大书,不知道学问之博大;不读经典大书,不知道心灵的渊深;不读经典大书,不知道原创之资源。这种“大书效应”也直接体现于杨义著作所显示出来的大破大立的气势之美,其著作动辄数十万字甚至上百万字,这与大书在其心中所留下的一种框架、一种气魄不无关系。

1978年,杨义考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现代文学专业,师从唐弢和王士菁先生,从此走上了艰苦而辉煌的学术之路:虽然选择中国现代文学专业完全是一种偶然,但是中国现代文学所独有的思想文化内蕴却使杨义如鱼得水。杨义这一代从废墟中走出来的学者亲身历经了民族的灾难,多多少少带上了思想家的思维方式,对现代文学的社会历史内涵有着更深的体悟,往往更容易从文学的文本层面直接进人到文化生命的层面。这一思维特征集中体现于杨义三年潜心研究奉献给学术界的24万言的《鲁迅小说综论》。杨义的鲁迅小说研究“不是把鲁迅小说作为一个自我封闭的体系来研究,而是把它引进社会—历史范围,把艺术放在历史的一般发展中进行某些总的考察。”所谓的“综论”,“就是为了从综合的宏观的角度,解剖这个枢纽在文学史和文化史的脉络原委与深层意义,解剖它在中外古今文学与文化的交互撞击,错综融会中的承传和独创、求索和开拓、转型和奠基”,这是一种历史性和立体性的研究。鲁迅小说研究不仅成为杨义从文学现象思考民族命运的最佳切入口,而且鲁迅所独具的枢纽性特征,也使得杨义得以对清末民初文学文化发展的脉络、文学观念、思潮流派、文体演变等诸多问题作了一次系统梳理。可以说,《鲁迅小说综论》既是杨义将文学研究与文化研究相融汇的一次成功演练,也是杨义学术道路的一次精彩序幕。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2年第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259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