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散文原创

水仙

张长虹

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花亦如此。

尽管现代高度发达的科技已使花卉养殖逐步摆脱了地域的拘囿,然而,说起富贵娇媚的牡丹,人们依旧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洛阳,暗香疏影的梅花则江南水乡的标志之一,而雪莲更是大自然对冰山至珍的馈赠。至于闽南,当然有众多的花草乐意在此落户安家,其中,最富地域性的当属水仙。

谈 及凌波仙子,能与水仙相媲美的唯有莲花了。宋代散文家周敦颐眼中的莲花“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这些文字用于描述水仙 亦十分恰切。只是莲尚有“出淤泥而不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高贵、独特的品性,难怪佛教以莲花为象征物。如果说,莲有禅意,那么,水仙则别有一番诗 趣。宋代被誉为“天资旷逸,有神仙风致”的词人朱敦儒墨绘《水仙》摇曳:

清露湿幽香,想瑶台、无语凄凉。

飘然欲去,依然如梦,云度银潢。

又是天风吹澹月,丁东、携手西厢。

泠泠玉磬,沈沈素瑟,舞霓裳。

水 仙既可土培,亦堪水养。植入土中,花期较长;养在水里,则可凭借精致的陶瓷、色彩各异的怪石盛呈悉心雕琢的造型,营构出淡雅的意境。最可贵的是如此巧趣并 不拒人千里,你可以把她置于书案前,让一缕缕清香激发无数的灵感,也可将之摆在床边的矮柜上,由着宜人的姿色舒缓一日的疲惫,或者请她展容于客厅,为往来 的友人表达主人的心志和真情。

莲花开在六月,正值百花争艳之际。看似娇弱的水仙却无意苦争春夏秋,惟愿严寒送幽香,自有一股堪与犹有傲霜枝的残菊、成泥作尘香如故的梅花相比的骨气。《枯木禅琴谱》记载古琴曲《水仙操》乃伯牙所作,因随成连先生入海,听澎湃之音,悟得琴理。水之精灵在蓬莱遇琴师感召名曲,于闽南逢甘露化成奇葩。

其 实,水仙不独中国有,早在三千多年前,古希腊神话中就讲述了凄婉动人的水仙故事。河神刻菲索斯和水泽神女利里俄珀的儿子那耳喀索斯俊美年少,许多女神爱 他,都被他拒绝了。山林水泉女神厄科为之日渐憔悴,最后香消玉殒。而那耳喀索斯终日迷恋自己美丽的倒影,不吃不睡,以致衰竭而死。伴着哀怨的叹息声,他被 众神化成了水仙。

在寒冷的冬日里,生命运动的速度普遍下降。人的脑细胞也变得怠惰了。人们都养精蓄锐地等待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新开端。大地一片萧条、灰暗。这时,一抹葱绿悄悄地植入眼眸,她在顽强地抽茎,努力地散发体内贮藏的香气。

目视清新挺拔的姿影,伊坐在临海窗前,抚琴《水仙操》。

收藏文章

阅读数[882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