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争鸣

李白《静夜思》考证

——兼与张一民、王彩琴二先生商榷

孙宏亮
内容提要 本文通过对李白《静夜思》的重新解读,否定了前人之说,重新考证了《静夜思》的作时和作地,即认为李白《静夜思》当作于天宝六载(747年)至天宝八载(749年)秋,其时李白在金陵。
关键词 李白 《静夜思》
《李太白全集》(下称《全集》)卷六《静夜思》诗云: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一作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是一首家喻户晓的诗,然而关于它的作时和作地的考证,迄今却少有定论。詹瑛先生《李白诗文系年》对此诗未着一字;郁贤皓先生《李白选集》按曰:“此诗乃客久而思乡之辞,疑作于‘东涉溟海,散金三十万’之后的贫困之时”,但究竟作于何年,也没有具体说明。可见,两位学者对《静夜思》的系年都十分谨慎,不曾轻下结论。近日,偶读张一民、王彩琴二先生合撰《李白〈静夜思〉作年及作地新考》(下称《新考》)一文,文末云:

综上所论,我们的结论是:李白《静夜思》一诗的写作时间是唐玄宗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九月十五日左右。李白时年26岁,其写作地点当在扬州旅舍。其《秋夕旅怀》诗当为《静夜思》的续篇,亦同时同地所作。

毫无疑问,《新考》作者对《静夜思》的作时和作地都作了非常明确的论断,其中也不乏精彩之见,然而,细玩其文,实有可以商榷之处:第一,从文章来看,张、王二先生基本上是同意郁贤皓先生的观点的,即认为《静夜思》是“客久而思乡”、“陷于贫因”时所作,但除此而外,他们认为更为重要的是“不久,李白便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在这种特定情境下,胸怀四方之志的大丈夫李白才会产生……殷切的思乡之情”,才能写出《静夜思》这样的诗来。李白出蜀漫游的时间,王琦《李太白年谱》定于开元十三年(725年)秋,詹瑛、郭沫若皆从之。郁贤皓先生《李白出蜀年代考》认为在开元十二年(724年)秋,早此一年。《新考》作者既使按照郁先生的说法,则距开元十四年(726年)也不过两年时间,这显然与“客久而思乡“不相符合;第二,《新考》作者之所以断言李白得病的唯一证据是《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一诗,但关于这首诗的作时和作地,他们并没有详细考证。既使依其所言,李白重病卧床,他又怎么会在深夜作诗呢?第三,《新考》作者还认为《秋夕旅怀》是《静夜思》的“续篇”,二诗“同时同地所作”。但细考《秋夕旅怀》的作时,詹瑛先生系于乾元元年(758年)并引萧士语曰:“此诗太白作于窜逐之后乎,收到身在遐荒,心怀旧国,词意悲悽哀哉”!与开元十四年相差三十多年,不知《新考》作者所据为何?而且诗题有“旅怀”二字,也绝非静夜卧病时所作,则十分明显。所有这些都表明,《新考》作者对《静夜思》的考证或有疏漏舛误之处,不足以令人信服。

事实上,要考证《静夜思》的作年和作地,仅仅依靠诗中所流露的思乡之情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能通过对诗境的把握和玩味,准确阐释诗人写作此诗当时之情景及其产生思乡情绪之由来和所指。无庸讳言,在这方面,《新考》作者对《静夜思》的解读是有偏差的。其表现有二:(1)对诗中“床”字的解释;(2)对诗中“故乡”所指的理解。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延安大学学报》
发言者:??发表时间:2011-11-25 8:58:00??IP地址:117.86.187.*
此诗一版本,见《全唐诗》:“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而通行本则为:“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两种版本之间共有二字相异。
发言者:蓝色理想??发表时间:2011-8-31 17:29:00??IP地址:183.45.75.*
《静夜思》众人皆知,家喻户晓。都已经流传千古,怎么会有疑问呢?
发言者:风格依然??发表时间:2010-10-7 20:35:00??IP地址:58.214.235.*
考它干吗?
收藏文章

阅读数[1568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