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人访谈

中国文化的世纪反省

─—访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著名文学理论家杨义

王峰明

记者:如果对20世纪中国文化的整体演进进行描述的话,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呢?

杨义:如果借用黑格尔的话说,20世纪中国文化发展的脉络大致是从“正题”到“反题”再到“合题”这么一个过程或轨迹。这里的“正题”指的是“五四”之前的中国文化,“反题”就是“五四”运动的文化旗帜,而“合题”是指我们现在所从事的文化创造。这样回过头来看“五四”运动,可以说,一方面,它确实给中国文化注入了生机和活力,“五四”的一代是开拓、创新的一代,但另一方面,它对传统文化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妖魔化”的处理,采取了排斥或绝对否定的态度。对“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特点,陈独秀做了概括,那就是“快刀理麻,利刃断铁”。因为,要为这场新文化运动争得一种历史的合理性,争得自己生存的基地或立足点,就必须把传统文化推到一边。“快刀”、“利刃”,大刀阔斧这样一种方式使整个运动有一个非常显明的目标和对象,从而增强了它的批判力度。如果含糊其辞、模模糊糊,那就不是搞文化运动。文化运动总是有其响亮的口号,总是要在那些众人注目的方面进行突破。“五四”运动的优点在这里,其缺点也在这里。经过将近一百年——“五四”至今已有整整80年的变化,我们可以重新审视和反省“五四”。但必须注意,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情,一代人只能完成一代人的任务。对于“五四”这一代人,只能也需要这种大刀阔斧的文化运动。但我们作为“五四”先驱的后来人,不能简单重复“五四”,因为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历史境遇都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的任务更多的应该是建设,而不是破坏、摧毁。所以对“五四”排斥传统文化这种态度和做法,需要进行调整,我们的任务是“合”而不仅仅是“反”。所谓“合”,就是要综合正题和反题各自的长处,剔去双方各自的缺陷和不足,从而形成一种新的更高形态的文化;而且,这种“合”不是像黑格尔的“合”,那样最终是一个封闭的圆圈,我们并不止于此。我们要保持一种开放的姿态,同世界文明进行广泛深入的对话、交流,吸收人类文化中的智慧精华和有价值的东西;我们还要对我们的传统文化进行深入的开发,把我们民族的文化血脉继承延续下去,使它以其独特的智慧形态、智慧内涵为当代人类文化的发展贡献其应有的力量。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学习盘古。“五四”就像盘古开天辟地一样,他拿着斧头将这天地辟开了,上清者为天,下浊者为地。但是,盘古开辟天地之后还进行了第二步工作。他将自己的血肉之躯奉献给了大地,比如把眼睛化成了太阳和月亮,而把自己的头发和血脉化成了草木和江河。这就是说,除了要把天地打开,把视野或眼界打开外,还要以我们自身的血肉之躯重新去创造这个世界。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前线》1999年第1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437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