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文学理论研究

文艺批评应与普通读者意见不谋而合

梁鸿鹰
  文艺批评所肩负的社会责任,以及促进文艺发展的担当,一定要通过对人的影响方能达到,只有最大限度地说服人、吸引人,文艺批评培养提高大众文艺鉴赏水平、引领社会审美风尚的作用才能得到发挥。既如此,文艺批评便须顾及普通读者的好恶、趣味、需求,批评家一定要与普通读者的见解相吻合,这本来是不应该成为问题的。
  英国18世纪著名学者和作家撒姆尔·约翰逊博士在《英国诗人传·格雷传》中指出:“能与普通读者的意见不谋而合,在我是高兴的事;因为,在决定诗歌荣誉的权利时,尽管高雅的敏感和学术的教条也起着作用,但一般来说,应该根据那些未受文学偏见污损的普通读者的常识。”他的这些论断引起后代女作家维吉尼亚·伍尔芙的强烈共鸣,因此她将自己的文艺评论文章辑为《普通读者》初集、续集,这两本书被我国许多评论家奉为文艺评论史上重要的、必读的著作,但我们遗憾地看到,真心实意地愿意照着约翰逊和伍尔芙的主张去做,自觉地在文艺批评中照顾普通读者的利益,其实并没有达成共识,多数人在从事文艺批评时也还不愿诚心诚意地实践。
  文学艺术是人类现实和历史生活的记录与反映,映照着人的生命律动,其社会作用和影响,必然取决于人们的接受程度,文艺评论责无旁贷的使命之一,就是唤醒人们对文学艺术的感觉,锻造艺术的感知能力,从而让人们领会生活的丰富多彩,参悟人生经验的博大,得到启迪和教益。因此,那些以充分的亲和力、感染力贴近每个人的心灵的文字,那些带着温暖的气息、活跃的脉动,滋润人们感觉的文字,那些让人们能够实实在在地在作品构成的世界里施展身手,自由地在作品洋溢着的生动气息里呼吸的篇章,才是合格的文艺评论。
  回顾文艺批评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同时代的文艺评论在时代的变革中,往往起着传播社会进步思潮、呼唤社会公平正义、推动社会前进的作用,而这与文艺评论贴近社会发展脉搏、反映普通群众愿望紧密相联。在呼唤巨人也产生了巨人的文艺复兴时期,无论是阐释古希腊文艺理论的理论家、畅谈创作经验的文学家,还是喜好谈论文学的哲学家,都以文艺评论为武器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文论用民众喜好的语言,阐述自己的文艺主张,以人性反对神性、以个性解放反对禁欲主义、以理性反对蒙昧主义,与以拉伯雷、塞万提斯、莎士比亚等为代表的作家们取自民间、汪洋恣肆、鲜活灵动的风格遥相呼应,发挥了激励民众的作用。启蒙主义时期思想家、文艺评论家所高举的理性主义旗帜,“实际上不过是正好在那时发展成为资产者的中等市民的理想化的悟性”,以狄德罗、卢梭、伏尔泰等为代表的表达文艺思想的启蒙主义文艺评论,与资产阶级为争取第三等级的文化地位而斗争相适应,反对古典主义的宫廷化倾向,主张文艺面向平民的日常生活,反对贵族矫揉造作的文风,采用人民群众喜见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技巧,直接作用于“照亮”民众心智的事业。此间德国“狂飙突进”干将和文论家赫尔德曾说:“诗人一向是人民的创造者,诗人为人民创造喜悦,教育,工作,宗教,语言。” 启蒙主义的文论也是服务于普通民众的。19世纪的现实主义思潮主张,要把社会所有阶层、所有人的生活纳入文艺表现的视野,写出社会的“风俗史”,研究人、关注人,揭露社会的不公、剥削者的劣行,反映普通人的心声,现实主义文艺评论的民主性、人本性,使之成为社会良心的旗帜与代表,唤起了社会公众对所谓“万世永存”制度日甚一日的怀疑。文艺批评也曾是民主主义反对暴政的利器,俄国民主主义者车尔尼雪夫斯基就说过:“批评的使命在于表达优秀读者的意见,促使这种意见在人群中传布。毫无疑问,只有尽可能注意明确、不含糊和坦率,才可能通过令人满意的方式达到这个目的。”
  可见,文艺评论自觉追求与普通读者的意见不谋而合,是题中应有之义。中国文论在这方面有着优良的传统,从古至今有作为的文论家,一直强调要使批评语言明白晓畅、说理透彻动人,也历来讲究文章的筋骨、辞采与通达。而现在恰恰在这些方面出现了不小的问题。也许是学院式的严格训练束缚了批评的手脚,或许是各种学说、各类名词限制了思维的眼界,搞得不少人习惯于从书本出发、从教条出发,而不是从大众的需求出发,习惯了在概念的迷魂阵里推演概念,在名词术语的森林中兜圈子,在各种“体系”的迷宫里找出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把鲜活的故事阐释得味同嚼蜡,以概念之履,适文本之足,高深莫测、云山雾罩,这样的文艺评论,不仅令普通读者望而生畏,有时也让“职业读者”颇伤脑筋。
  约翰逊所说的“普通读者”,没有批评家和学者那样高的教养,没有多么大的才能,读书是为了找乐、休闲或仅仅是打发时间,不是传授知识、纠正谬误,这样的人群,是文学最广大的消费人群,文艺评论也应该以这个群体为目标人群,这是不言而喻的。基于此,约翰逊提出文艺评论与普通读者的意见不谋而合,揭示了文艺的规律,也符合文艺批评的客观要求。做到这一点,首先要自觉站在普通人的立场上,在尊重文艺理论教条和学术规范的同时,尊重普通人的常识,无论是发掘作品蕴藏的思想内涵,还是张扬作品的艺术追求,都从普通受众的需求出发,以普通人所喜好的语言、风格去从事批评。
  改变文艺批评的文风也是当务之急。作家孙犁曾经说过:“文艺是用经济的手法,通俗的语言,透过典型人物,利用生动的故事,将复杂的现实表现出来,给人以形象的传染的说服力量。”同理,文艺批评也应该用明白晓畅的语言,从生活的常识和人性的常识出发,通过具体分析文本,在文艺作品之外,还人们一个形象丰满、生机盎然的艺术的世界,而不是由概念到概念,从推理到推理,以教条推演人物的性格,以定见衍生对作品的判断,这样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为人们欣赏和接近文艺作品所构成的世界,提供最生动最客观的导引,让人们有可能充分享受作品的美感,受到启迪与教益。
原载:《文艺报》2007年10月20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234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