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绿色空间的文化审美建构

王春荣

《水鸟集》是女作家王秀杰继《鹤与芦花》《生命与自然》《中华鹤迹》《与鸟同翔》之后问世的又一部散文集。与前四部一致,它仍旧延展了人与自然的生态文学主题,而且更为集中、深入地展示了鸟(鹤)意象、芦花意象、湿地意象所蕴涵的文化审美意蕴,又一次彰显了作家鲜明的生态审美意识和创作实力。
  我是一个环保主义者!
  一个致力于生态写作的作家,一定是一个环保主义者。王秀杰同样不掩饰自己环保主义者的文化身份,而且她在宣称我是一个环保主义者的时候,满怀着忧患、坚毅和身体力行的决心和意向。这使她的写作从一开始,就具有了一种鲜明的主题选择和价值取向,使她在这一主题或题材领域的开掘,更加深入、细微,其独特价值与意义也因此而日益彰显。
  秀杰生长在辽水河畔、盘锦湿地,长期生活在魅力无限的大自然的怀抱中,与自然共生,与鸟类同翔,自然而然地就养成一种亲近自然、热爱自然、融入自然的生命取向,视大自然和鸟类为自己的亲人、朋友,忧鸟之忧,喜鸟之喜。正如她自己所说:可能一直就在有鸟的环境里生活,可能与家人从事的自然保护区的工作有关,也可能是中国文人传统的与自然亲近的天性,诸多原因都让我喜欢大自然,喜欢鸟。多年来,我像对待亲人一样,关注着鸟类的现状和前途。它们境遇好,我高兴;它们状况差,我忧伤。《水鸟集》字里行间都洋溢着这样一种真诚、动人的情感,表达的是人类共同的环境意识。一个环保主义者首先要有鲜明的环保意识,热切地关注环境生态现状,忧患生态危机,并且在思想观念上树立人类生态整体观。对秀杰而言,现代环保意识和绿色生态观显然已非常自觉,并且已经内化为她的生命意识、生存理念和创作思想。在《生命与自然》一文中她清醒地意识到:要把人和自然看成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密不可分的统一体,保护自然环境,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要把整个地球看成是互相联系又互相作用的一个全部;地球是我们人类共有的家园,应该得到全人类的呵护。
  继承中国文人文化还乡的传统精神,并注入新的时代气息和生命感悟也是秀杰生态散文的文化根基。秀杰在亲近自然、赞美自然的同时,更多的是忧患自然,以自然为文学主题阐发自己的现代生态观和生存论美学。

  湿地生态的理性观照
  王秀杰的《水鸟集》以一个湿地女儿的情怀,视湿地为人类的家园,理性地观照湿地生态系统,全面阐发了对湿地生态的认识,深刻地揭示了生命与自然的对立统一关系,直抒胸臆地表达了对湿地生态的忧患意识,热情地礼赞故乡盘锦湿地,以饱蘸生命色彩的笔墨绘出了红海滩、芦荡云海、飞鸟横蟹共生共荣的特殊生态景观。
  《水鸟集》在观照湿地生态环境时凸现了湿地与湿地生物之间互为生命依存的亲密关系,在多重关系的演绎中托出了盘锦湿地的整体形象。其中湿地与芦花、湿地与水鸟、湿地与螃蟹的关系成为秀杰湿地生态写作中的精彩华章,亲切、感人,塑造了湿漉漉、活生生、灵动飞扬的盘锦湿地的生态文化意象。湿地是百鸟的地上乐园,也是一切生物的乐园。正是盘锦这块湿地养育了众多珍稀候鸟类、鱼类以及一切水生物。秀杰以一种代鸟感恩的深情赞美着鸟们的庇护神——盘锦湿地。
  在《水鸟集》中,秀杰对苇乡倾注了深沉、饱满的爱恋之情,写出了芦荡重要的生态作用,揭示了芦苇顽强的生命意志,绘出了芦花高洁、美丽的品格。《告别苇乡》就是在秀杰调离原工作岗位前,专程向庇护万物,也养育了自己的大苇荡告别的心理纪实,文中她那依依惜别的心情和对大自然顶礼膜拜的虔诚感人至深。她的《芦荡四季》《芦花礼赞》《芦荡寻梦》《爱恋芦花》《大芦荡之歌》《鹤乡秋,芦花秋》都是赞美芦荡、芦花的精彩篇章,许多写芦花的精彩文字如诗如赋。在秀杰笔下,芦花非花,却比什么花都美,而且她以花喻己,当自己是一支苇海中的芦花,表达了高洁的人格追求。有人说,芦花不是花。而我要说,芦花不仅是花,而且是秋天里最美的花,是我心中最美的花。我爱芦花。它代表着生我、养我的家乡的风采;它还启示我,活着,就要像芦花那般昂扬而顽强。所以在这里我们也清楚地看到秀杰与湿地的关系,同样是水乳交融、息息相关、互为依存的,她以自己的成长经历形象地诠释了人与湿地的关系,一再求证湿地是生物的家园,也是人类的家园的生态理念。

  鸟文化的女性审美建构
  鸟是秀杰生态散文一直以来的主要对象,特别是鹤的意象。她以女性/母性审美心态建构了独特的鸟文化形态,抒发了一个环保主义者深沉的恋鸟情结和自由精神。《水鸟集》中直接、间接写鸟的作品竟有近30篇,集中表达了她的与鸟同翔天、鸟、苇合一的整体自然观。秀杰的鸟意象鲜明地指向以鸟为载体的生态整体主义。与鸟同翔天、鸟、苇合一这一观念实际上也是中国文人最原始的自然观。人类经由敬畏自然——征服自然——愉悦自然——天人合一,逐步建构了平衡、和谐的生态自然观。
  秀杰的鸟意象也渗透着忧伤、忧患、忧虑,但却远远超出了女性凄凄切切戚戚的性别意识,超越了传统的士不遇的狭隘心态,升华为人/鸟同构的整体生态观。她慨叹:在人类的凶残面前,鸟们显得那么地无助,包括神奇无比的丹顶仙鹤。此外还有捡卵、扑捉、枪杀等破坏手段,都对鸟类造成致命的伤害。鸟是人类的朋友,人和鸟只有互为条件、互为依存,生态才能平衡,世界才能完整。” “人类中心主义的偏颇之处就在于它仅仅视人为万物之灵长,缺乏与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的生命平等意识;自然中心主义则相反,以自然为主体,敬畏万物,被动地顺其自然。现代生态观的现代性恰恰在于强调生命平等意识,人与宇宙万物才能互为参照,和谐相处。秀杰写道:当今世界,到处都处在建设开发的热潮中,大片大片的湿地被破坏,呈破碎化状态。对于易受惊吓、喜欢僻静的鹤类来说,它们的前景令人堪忧。我写下了《悼鹤》一文,文中以鹤无语,人有情来表达我的忧伤。因此,宣传鹤,尽快提升对鹤的美学价值、生态价值的欣赏水准,促使保护意识的增强,进而,采取保护行动,加强保护措施,应该是国人的当务之急。
  追求美,创造美,寓教于美,作家相信美的转换力可以在唤起人们审美愉悦的同时收获思想启蒙的果实。

原载:《文艺报》2007年9月13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208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