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论文全文数据库 > 文学与文化研究

新传媒时代的评论挑战

张颐武

 在近日举行的“文艺评论和媒体文艺传播的现状与对策”研讨会上,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的发言引起不少与会人士的关注——新传媒时代的评论挑战。

社会需要有公信力的文艺评论

当前文学的变化,或者说整个文化变化的速度特别快,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由于以网络为主的新媒体的影响日益强大,网络评论——特别是博客和公共论坛上大量匿名的跟贴,发挥的影响力正在日益壮大。

传统意义上的文艺评论在当下的影响力呈萎缩之势,但社会评论的影响很大。有两类评论者加入了社会评论队伍:一是球评者,有的原来评足球的现在变成了重要的社会评论家,比如董路、李承鹏,他们的博客都有三四千万的点击率。二是娱评者,大量的娱评家也变成了社会评论家,娱评主要评说娱乐界里各种各样的事,这些娱评家成了新媒体博客里最主要的追捧对象,甚至娱评本身也变成了一种产品。

社会评论所受的重视程度比文艺评论要高得多,大报越来越重视言论,都在扩大自己的言论版,因为言论的读者多,尤其是年轻读者。年轻读者喜欢的是非常激烈的言论,虽然这种激烈是莫名的,并没有意识形态的风险性。这种激烈言论有时会迅速损害某些名人的良好形象。比如吴敬琏吴老,在政协会上说了一句拆迁的时候价格不能按着市场价走,结果遭来网上一片激烈的骂声。

目前,社会对于评论的需求前所未有地加大,但我觉得,文艺评论跟这个需求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处理好。我们还没有建立有公信力的书评制度。像美国、欧洲,他们的书评制度很完备,书出来以后送给书评家,书评家进行评论,有公信力的书评家的评论可以影响受众的选择。而我们的报纸目前没能培养出有公信力的书评家、影评家,很多言论没有什么效果,说好话说坏话都没有用,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媒际关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怎样处理媒际关系,即新媒体网络和传统媒体的关系很重要。现在的基本状况是网络媒体带着纸媒跑。据我所知,网络媒体里写评论的人大多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是网上最主要的力量。他们写作的特点基本上都是攻击一点,波及其余,骂得淋漓尽致,赞也是淋漓尽致,追求痛快和极端的言论。普通报纸会大量运用这些言论。因为大多报纸中层以上的干部对一线缺乏管制力,所以这些报纸的基本走向不是被领导而是被一线记者所掌控。许多报纸一线的记者大多也是二十多岁,受网络评论影响很大。所以,说起来目前许多报刊的言论取向属于“80后”,非常偏激。我们要正视这种变化和现状。

媒际关系变化带来很多后果。比如有了博客,舆论空间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前不久3·15出现的“郭德纲事件”为例,中央电视台用了七八分钟的时间报道郭德纲做“藏秘排油”这个广告不当。如果在过去,个人根本无法承受这样强势的主流媒体批评的力度,这样的曝光会使郭德纲完全没有立足之地。但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郭德纲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文章,用“博客”、“网络”的方法来反击。郭德纲的声誉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一个人通过博客的形式和主流媒体打成平手,这个变化太快了,怎样处理电视这个巨大的传统媒体,和博客这个相对小的新媒体之间的关系,我们当前的研究还很不够。

除博客之外,还有一个新媒体评论就是公共论坛上的跟贴,大量的跟贴。比如论坛上有人发了关于某人的一个完全错误的说法,也许就有一万个跟贴相信,都说某人是坏蛋,这时候被批评的人会感觉到很大压力。

目前,我们还很难预计新媒体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比如说一件事情原本是传统媒体根本不可能刊登的,但当它被放在新浪博客上,点击率一高,网站一置顶,影响力就造成了,而传统媒体就可以很快地合法地去跟进、刊登,说某某在博客里如何如何说,那么这个报道就没有风险、也不必承担任何责任。这就使得个人的力量有时会显得特别大,所以会出现目前娱评者、球评者在主导我们言论空间的状况。这些言论不客观,但往往措辞非常有力度、有强度。我觉得,现在的评论是主观性强大于客观性的阶段,年轻人言论的空间被极度放大,这是新媒体的影响。

代际问题已从文化界转向社会各个方面

第二个值得注意的是代际问题。比如郭敬明、韩寒,他们的小说能卖一百多万,对年轻人有很大的影响。他们跟传统的写作机制没关系,他们完全是在市场里发育成长起来的一代,这是一个客观形势。

现在“80后”这一代的影响力不仅仅在文学上,而是在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到了前端。比如说“超女”现象。事实上,年轻人主导了评审。谁去投票了?都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利用手机这个媒体发挥作用,为什么选出“中性化超女”?心理学有个最简单的实验,就是在中学里跟男孩女孩都玩得好,最受欢迎的女孩一定是有点假小子的,特别女性化的女孩在中学里一般都是受排斥的。这个情况恰恰决定了超女的走向。这当中还有些情况也不是我们所担心的那样“庸俗化”、“娱乐至死”,其实有时候这是青少年青春期焦虑的一种反映。

代际的变化非常快,这变化已经从文学、文化方面逐渐转向经济、社会各个方面。比如最近大家都在谈论房价过高的问题,在网上发评论的有很大一部分恰恰是即将成家的“80后”。

有人认为,网上的声音就是人民的声音。其实网上的言论极大部分是反映这些“中产阶级后备军”的声音。这代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相对弱势,是非常压抑的。但他们在网上极大地放大了自我的言论,因为他们觉得在网上,自己的声音似乎就是全体人民的声音;越是在现实生活里的影响力小,就越要在网上放大自己的声音。这就是生活与网络的不平衡。

我们要高度关注、分析这一新崛起的群体,分析代际的冲突、代际结构的变化。通过分析这种变化,发现真正决定阅读生活或者文艺生活的究竟是谁。我发现,现在的决定者越来越转移到“80后”这一代,年轻人最无忧无虑,最没有压力,特别是独生子女这一代,又是在中国最富裕的阶段崛起,他们的文化消费能力是最强的。我觉得要重视这一代人,他们的消费在影响整个社会的消费,目前中国家庭的文化消费基本是以他们为中心来转移的。

许多新现象亟待正确分析和解释

代际的变化、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能够把握这两个关系,可能我们才能真正了解文艺现象。

处理好代际和媒际之间的关系,确实是很大的挑战,情况可能比我们想的要复杂。文艺评论的困难是给出准确的解释。现在有些解释可能简单化了,没能从一个很复杂的社会发展进程的角度来看。因为中国的发展进程实在是太快了,前所未有。我们对这些问题不了解、不熟悉,故解释还是按着老一套。我们对变化观察得不够、解释得不够,对新的现象没有好的解释。代际、媒际的问题,我们往往认为,这是人文文化、精英文化与通俗消费文化之间的尖锐冲突。事实上,消费文化的问题很复杂,它有两面性。因此,如何做深入、复杂的研究可能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陈竞根据录音整理,标题为编者所拟)

原载:《文学报》2007年7月12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215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