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诗话、词话原创

续二十四诗品

于沧海

续二十四诗品

[胶东]红禅室主人于沧海

小序:丁亥之春三月,花开正盛,而余甚怅怅者,有所未达其志者焉。不解之中,百无聊赖,乃复续《二十四诗品之作》——前已两续矣,所拈范畴,或径撷旧作而稍加改定,移花接木,境庶几也。此作无多干系“神味”说,韵亦不甚拘,但随意之流露而取心境之所到耳。大雅君子,或有责也。丁亥清明次日红禅室主人于沧海记于济南之嫁笛聘箫楼。

剑胆琴心,刚健婀娜。天地壮观,不足喻我。花开花落,不问因果。思如流水,颓然箕坐。有垂钓意,而结网惰。仰看青天,深情如火。

一剑未到,阴阳已昏。美人如玉,恐将消魂。铁马秋风,狂沙雁门。

侠客动情,一怒越樊!如日之升,大河雄浑。如月之恒,大江浪奔!

林深苍莽,山石崚嶒。泉流涧外,野花云蒸。山人采药,都无一朋。

不袜踏波,歌诗以兴。时发长啸,偶倚缠藤。虽知且暮,系日乏绳。

有酒必饮,无花定愁。佳人不来,烦烦白眸。篱畔追思,水际划筹。

忽然忘我,与世沉浮。酒香溢巷,非人不售。饮酒如虹,怅惘夷犹。

姿

倚竹听箫,指点流云。逍遥法外,落花纷纷。美人来去,爱着碧裙。

悠然自得,中气氤氲。秉心怀素,亦不拒荤。时临巨川,苍茫中分。

渊然而清,山海傲啸。临波弄笛,淡然一笑。情深怅惘,其介孤峭。大巧若拙,朴美乃妙。性违世俗,不乐人召。气发浩然,目极隼鹞。

红尘世俗,亦牛亦马。独去往来,是真达者。拾柴煮肉,饮酒以瓦。精神醇野,俗中之雅。神情无极,姿态潇洒。莫强以情,吾其去也!

号为顽童,其实真人。形极戏谑,神存古淳。唯其羲皇,乃畜斯民。若遇李耳,合卜诸邻。天地万物,无不与亲。高不可及,追攀已尘。

花之窈窕,玉之玲珑。饮酒微醺,箫横颜红。有夫朴拙,而气如虹。心心相映,何必狡童。真美而慧,岂逊天工。美之为物,尤非朦胧。

天生丽质,迥若天人。如花未放,不染一尘。以石为床,以竹为邻。若有所思,若无所珍。淡然无求,其心以纯。邈若遗世,仰之伤神。

笑傲江湖,舞剑吹箫。内在之美,独领妖娆。悠然长啸,衣袖飘飘。筑室云根,有时而樵。佳人相伴,其魂欲消。无怨无悔,沧海生潮。

独至妖娆,不可方物。如观良琴,莹光淡月。可饮以酒,不让豪杰。幽然深谷,红梅初发。非恍非惚,忽然如泄。气为之主,否焉遂绝。

女有豪杰,天资颖性。空潭映竹,沓然波冷。折枝惜花,浮蘋无梗。不事粉黛,中心宁静。世俗圆滑,何必耿耿。情伤有无,回望隽永。

浩气如虹,忧烦如捣。快意恩仇,雄风若扫。时一纵酒,顾佳人笑。览之伤神,世俗莫疗。人生快意,正当年少!但余豪情,一襟晚照。

敢爱敢恨,人中之英。爱之非人,熬煎平生。既以绝俗,何顾声名。宁守活水,草木自荣。时光若流,牛斗任倾。对花独语,其谁坚贞。

酷寒难掩,梅竹之秀。江湖风雨,春山靡皱。超脱物外,见云出岫。只为情深,因那人瘦。眷恋何其,蓦然回首。微风渐渐,猎猎翠袖。

人间龙凤,惺惺相惜。蓦然回首,热血化碧。独在世俗,譬足适屐。为情所困,如心已摘。犹喜归来,幽兰倚栅。中夜饮酒,抚剑终夕。

不著形迹,成竹在胸。欲以物追,吾其何从。世事玲珑,人其凡庸。

山川大泽,处处遗踪。俯仰吐纳,流水淙淙。无私无欲,渊然道冲。

才具儒雅,性乎书生。困顿浊世,怅惘莫名。大志成灰,不惯逢迎。长歌当哭,举世欲倾。想落天外,气象峥嵘。不求于外,物何可婴。

圆则无物,方而能朴。其淡而清,绮丽罔补。气凌霄壤,象瞻今古。不入世俗,焉得取辱。闲则读书,忙偶食肉。在天在地,谁其为轴。

可以象见,意味难传。弦上微语,虽指靡宣。冰之清也,玉之莹焉。

佳人巧笑,乃无限妍。内发之外,双袖可怜。搔首莫喻,此事非玄。

貂裘换酒,歌其何悲。宁为玉碎,舍我其谁。幽潜者梅,向阳者葵。

来者犹早,往者难追。美人恋花,壮士择时。风过怒号,涕泗何辞!

山之苍苍,水之凉凉。茫然四顾,周彼朔方。朔方之北,苍狼彷徨。

陟之高冈,拟彼鹰翔。销愁与忧,惟有琼浆。徘徊流连,极北大荒。感

志在九霄,心悬日月。人间攘攘,天生奇骨。肝胆相照,意气风发。

情无所寄,中心兀兀。性非所宜,羌有所伐。苍茫之间,神魂飞越!

2007、4、6作于济南红禅室之嫁笛聘箫楼

收藏文章

阅读数[713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