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旧体文原创

洛阳寻根赋

王志清

余尝观洛阳于古籍,举凡帝京山川形胜,宫殿台阁,典故传说,风俗仪礼,悉收藏于余之记忆,而识认洛阳为根地。时值丁亥春早,金猪祥吉,洛阳大学征赋于天下,遂余寻根之愿意。嗟夫,羡河洛之日久,袭七发之法纪。是以为序!

既而言辞曰:

赴河洛以寻根兮,羡之既久,情之愈切。思白马古寺而奕生神采,念龙门石窟而怡作兴意。

有客问焉:“汝乃嫡嫡江左之人,世居吴地,洛阳何来根柢?”

夫洛阳之谓兮,坐洛水之北。河洛势要,形胜遑匹!甲秀赤县,中枢华夏。帝都九朝,控驭八极。乃尔环山四面、并流六水、城邑八关、通衢十省,乃膏腴肥沃之坻;女娲伏羲、神农黄帝、唐尧虞舜、夏禹周姬,乃黄龙图腾之地;青铜钟鼎,甲骨巫史,陶瓷西去之初途,佛陀东来之先寺,乃九州文明之基。社稷良策,惠泽古国五千年;京兆佳音,遍播九州八万里。炎黄子孙,根在河洛。炎黄发迹发祥之域,岂非余根之所在兮?

客又问焉:汝此去何为?寻宗族抑或访胜迹?

洛城者也,文化之故里,圣贤之乡邑。西仗秦岭之固垒,东拥嵩岳以丰裕。北枕太行而闲淑,南傍伏牛以迤逦。物华天宝,地灵人杰。景佳千秋,花好四季。人文与峦岫同碧,胜迹与祥云共熠。自古骚人迁客,云聚于斯,亦得势于斯。今侪辈应征而际会于洛,瞻大殿,观华邸,登龙门,跻古塔,访子建,求洛纸,重温张衡《二京》而得其泽洎。踵武班固,揣包罗万象之赋家心;学步左思,借囊括广大之如椽笔。寻李杜联袂之遗迹,辨元白吟咏之风月。登高而赋,风骨皆如三曹之俊逸;临水以抒,情韵尽似四杰之傥倜。于是夫乘兴而来兮,撷馨兰以作佩;尽兴而归兮,呼洛神以挽臂。始融于此人文之沃土,受惠于诸赋家之懿范,洛阳兮,岂非余之根系?

客有动容之色而问曰:殷殷焉焕乎难述,君何以承继?

人道是河洛山水甲华夏。四时美色,毓秀旖旎;千秋胜景,钟灵超轶。棋布名胜,星罗古迹。至若洛城盛装于暮春三月兮,国色天香,满城堆绣;八景争奇,千古揖屹。洛水之阳,错落巍峨兮皆楼阁;伊阙之阴,豪富丰裕兮俱景祎。纪胜柱,匠心独运于石阙;怀周亭,古韵拔萃于卷轶。古刹巍峨,奉先寺、白马寺寺寺遐迩殊祎;名塔林立,上清宫、吕祖庵庵庵千古绝奇。谒六祖兮访高贤,踏广化兮跽迦叶。顶礼膜拜,心诚而惕惕;觉悟向善,意虔而霁霁。伫立龙门,享洛浦清风之荡涤;置身石窟,受天地灵气之蕴育。邙山夕眺,唯见楼厦与宫阙比翼;平泉朝游,但观强猊与弱鹿肩齐。荡舟洛浦川,撞钟白马寺。笑傲香山殿,问答琵琶屺。意酣举棋,对弈于铜驼茶楼;兴极把盏,划拳于金谷酒肆。民风淳朴,人心古閟。花苑柳溪,雎鸠关关;大街深巷,客商熙熙。嗟夫!踏访形胜,灵感飞激;梦回故国,神思横溢。

客大喜矣,恨不能与余同行,以沾光而得采珠玑。

洛城乃文化福地,值逢盛世,洛城发复兴国学之愿心,力倡辞赋,邀天下各路辞赋高手际会。国花盛开之时,一时间雅士谐集,群贤毕至:闽南诗英,塞北墨客,荆楚骚雄,吴越高士。学富才雄,共举中兴之麾旗;技高艺精,同操辞赋之戈戟。不才驽钝,亦于其间忝列,会老友于邙山之麓,得新朋于伊川之侧;拜高贤以求闻识,谒雅士而得骈俪。聆教魏明伦兮金牛在骑,切磋张昌余兮熊猫嬉栖。②再晤刀客兮携手论骈,结缘雷池兮抵足谈艺。④拱手“钱盘龙”兮邀以共醨,⑤兴会“孙牡丹”兮约以同陟。⑥同探源而通晓兴国真谛,共观览而颂歌盛花岁月。扬洛水之清波以铺采摛文,凝诸山之精气而宏衍博丽。真可谓:雅士际会,满腹诗书而语出珠玑;文豪天缘,一笺风采而诗变霞霓。

物浩浩而茂长,情荡荡而辞隽。虽文拙而才浅,骋长歌以敷博。

洛河神女今何在?

江左儒生踏歌来。

铺采已经十载劫,

摛文欲借八斗才。

花都际会屠龙客,⑦

诗国结缘雕虫材。⑧

急应洛阳兴赋柬,

龙门踵武登高台。

丁亥春日于江左 初稿

注:

魏明伦,著名剧作家,其赋代表作有《盖世金牛赋》、《宜宾赋》、《中华世纪坛赋》等,十几篇骈体碑文全部刻碑勒石。

②张昌余,现为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副主席,有《国宝大熊猫铭》等骈体作品三十多篇,大部分都已碑刻。

③锡东刀客,本名周晓明,温州人,以《温州赋》而名声雀起,有代表作《金庸赋》、《象棋赋》、《扇赋》、《霍元甲赋》等,并有辞赋研究和评论文章。

④雷池赋翁,本名潘承祥,“桐城赋派”创始人,撰辞作赋50余篇,代表作有《安庆赋》、《潜山赋》、《岳西赋》、《桐城赋》等。

⑤钱明锵,现任世界汉诗协会常务副会长,兼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等。其《盘龙城赋》、《盘龙湖赋》,受到霍松林、于海洲等名家追捧。

⑥孙继纲,现为洛阳大学辞赋研究所所长,有《牡丹赋》《龙门石窟赋》《白云山赋》。其《牡丹赋》在中央三台播放。

⑦《庄子·列御寇》:“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殚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按:屠:宰杀。宰杀蛟龙的技能。屠龙之伎,比喻技术虽高,但无实用。刘禹锡在其《何卜赋》中说:“屠龙之伎,非曰不伟。时无所用,莫若履豨。”按:“履豨”即杀猪。此句意思是:宰杀蛟龙的技能不是不高明,但无实用场,还不如学学杀猪的本事。此诗中反其义而用之,取大有用场、大可用武之意。

汉代著名辞赋家杨雄《法言·吾子》载云:“或问:‘吾子少而好赋?’曰:‘然。童子雕虫篆刻。’俄而曰;‘壮夫不为也。’”按:“虫”指虫书,“刻”指刻符,各为一种字体。杨雄将辞赋譬之雕虫篆刻,比喻词章乃小技。此诗中反其义而用之,取辞赋艺高之意,比喻具有辞赋家杨雄之富学雄才。

发言者:??发表时间:2008-9-12 17:51:00??IP地址:222.173.146.*
欣赏先生好辞,并致问候,马培国
收藏文章

阅读数[679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