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明四大奇书研究

论《三国演义》人物形象的定型化特征

闵虹
内容提要 作者在创作《三国演义》时有意让人物一出场便确定其基本性格特征,而后则在故事情节 的叙述中,再通过人物自身及他人言行的“显示”加以强化,使其性格特征在叙事形态的外 在层面上少有逆向或多重变化,呈线性稳定发展趋势。定型化表现在小说主要人物的出场上 ,具有定形、定性、定行的程式化特点。这一程式化的运用对小说文本的结构形态产生的辐 射功能和在叙事操作中形成调动读者期待效应的审美张力,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 物形象 定型化模式 定形 定性 定行


  《三国演义》的人物形象刻画具有定型化模式特点(注:参见笔者主编的《中国文学发展史》下卷第620页(中州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即作者先入为主地在主要人物一出 场便确定其基本性格特征,以后则在故事情节的叙述过程中,再通过人物自身和他人言行的 “显示”而不断加以强化,使其性格特征在叙述形态的外在层面上少有逆向或多重变化,呈 线性稳定发展趋势。本文拟就此一特点进行一定的描述和说明。
      1
  定型化表现在小说主要人物的刻画上,具有人物出场即定形、定性、定行的程式化特点。 即作者在人物出场时,刻意从不同视角概括出人物外在的形象特点——形、基本性格特征— —(个)性及为前二者服务的行为事迹——行。这一程式化的运用对小说文本的结构形态产生 的辐射功能和在叙事操作中形成调动读者期待效应的审美张力,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其“三定”的程式化在小说文本中的具体运作有着灵活性。
  一是先述其性,随之定形,后述其行——以性定形、定行。刘备,是作者从主观、客观两 方面有意识地塑造成的与曹操完全对立的形象——一个仁慈爱民、宽厚仁义、礼贤下士的贤 明仁君。刘备的出场,由作者站在全知视角先述其性格特征:“不甚好读书,性宽和,寡言 语,喜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专好结交天下豪杰。”随之特特描写其具有龙凤之姿,帝王 之 相:“生得身长八尺,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并从 不同叙事层面强化于此。言:“其家之东南,有一大桑树,高五丈余,遥望之,童童如车盖 。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刘备幼时,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曾言“我为天子,当乘 此车盖”;其叔父奇而谓之“非常人也”。尔后,自然而然地有了“上报国家,下安黎黍” 的桃园盟誓,有了宽厚仁德,深知“举大事者必以人为本”,每到一地,即广施仁政、“与 民秋毫无犯”的刘皇叔;有了在巴蜀实现“仁政”理想的好皇帝。
  二是述行之后写形、定性——以形定性。张飞出场便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刘备只听“ 一人厉声言曰:‘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何故长叹?’”接着作者运用限知视角由刘备眼中 写出“斗然而来”(毛宗岗《三国演义》第一回夹批)的此人“形貌异常”:“身长八尺,豹 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随即由张飞自述其:“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 下豪杰。”关羽出场,先是“见一大汉……唤酒保:‘快斟酒来吃,我待赶入城去投军!’ ”然后作者仍用限知视角由刘备眼中写出其“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 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之外形,颇有英雄惜英雄之意。接着关羽自述其性 、其行——仗义除恶,逃难江湖。二位英雄好汉与刘备正是在志同道合共谋义举的基础上, 才有了其后的“桃园结义”。
  小说第七回公孙瓒被文丑追赶,即将丧命其枪下之时,“忽见草坡左侧转出一个少年将军 ,飞马挺枪,直取文丑”——“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常山赵子龙”。这是赵云首次出场的 行为特征,正伏下后文在当阳于百万军中单骑救主诸事。而随后对赵云“身长八尺,浓眉大 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的描述,可谓写形传神,与关张等诸英雄相映相照。
  三是先写其形,随之写性述行——以性定行。曹操,作为小说主人公之一,已非历史上的 真实人物。小说第一回这样描述曹操的出场亮相:“身长七尺,细眼长髯”,已有老谋深算 之外表。同时,无所不知的作者立即为登上舞台的曹操之行为特征作注:“操幼时好游猎, 善歌舞,有权谋,多机变。”作者还特意写了他幼年时“愚弄叔父,欺骗父亲”的故事为曹 操这一性格特征写照传神。与此相映,曹操对桥玄、何颙言其“汉室将亡,安天 下者必此人也”等语“闻之不喜”(毛宗岗《三国演义》第一回夹批),而对有知人之名的汝 南许劭“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预言则闻之大喜,活画出奸雄的性格特点。其后夹叙 的曹操任洛阳北都尉时一篇小传初见曹操之“雄”,并与其幼时“愚弄叔父,欺骗父亲”之 “前传”合为一体,初步形成辐射后文的张力。
  四是先写其形,随之述行——以形定行。第二回孙坚出场,写他“生得广额阔面,虎体雄 腰”,紧接着写他十七岁时于钱塘杀贼,后破会稽奸贼许昌事。第二十九回孙权正式登台亮 相后,作者写其“生得方颐大口,碧眼紫髯”。并借汉使刘琬入吴评价其:“吾遍观孙氏兄 弟,虽各才气秀达,然皆禄祚不永。惟仲谋形貌奇伟,骨格非常,乃大贵之表,又享高寿, 众皆不及也。”后正如其所言,孙权“亲贤礼士,纳奇录异”(周瑜语),审时度势,鼎足江 东。
  周瑜第十五回出场时,作者用八个字写出他外在的形象特征:“资质风流,仪容秀丽。” 后文叙述中“显示”周瑜的才华超群,果然风流卓绝;而气量狭窄似有小女子之嫌,正暗合 “秀丽”之形容。
  以形定行在小说文本的叙事操作中亦有变数。如吕布的出场形与行相悖。其微妙处在于于 董卓谋士李儒眼中所见出的吕布是:“生得器宇轩昂,威风凛凛,”然而却于他人口中令读 者得知吕乃“勇而无谋,见利忘义”之人,之后其行为“显示”果如此。
  五是出场即述其行,后述其性——以行定性。董卓登台亮相的第一次描写即正被张角“杀 败”时遇刘关张救回,在得知三人“白身”后“甚轻之,不为礼”。随后作者作为叙述者言 其“自来骄傲”,破“贼”无功,因贿赂十常侍,约托朝贵得迁显官诸事,并点出其“常有 不臣之心”,为后文张目。
      2
  作者不仅通过定形、定性、定行的程式化运作为书中主要人物“定型”,而且已充分认识 到人物形象的“定型”塑造不能一次完成,还需要在叙事层面上多角度、多层次地逐渐展示 ,不断强化。故主要人物出场时,作者常利用视角的流动变换,调动小说中各个层面的力量 ,精心构制情节及情节单元对其着彩涂墨,反复皴染,使其形象逐渐丰富夺目,活现于读者 眼前。同时使人物的基本性格特征于外在叙事层面上呈线性稳定发展趋势。
  小说第一回写许劭看相知人,说曹操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而曹操行于乱世, 因此许劭的评价就成为读者把握其内涵的核心,成为作者于叙事层面上对其着力强化的行为 特征。
  听了许劭之言“大喜”的曹操是个连自己都不否认为“奸雄”的人,他“有权谋,多机变 ”,是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其处世哲学就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在其 主体行为的叙述过程里,他的奸诈是有所发展的,从幼时的愚弄欺骗发展到多疑杀人——为 了不教天下人有负于他,他不惜一切手段消灭他认为的敌人:为逃命错杀朋友吕伯奢一家; 为报父仇要屠杀徐州全城百姓;为稳定军心,杀了“克扣军粮”的替罪羊王垕;借 黄祖之手杀了裸衣击鼓的狂士祢衡;赤壁大战前夕,横槊赋诗时使刘馥冤死;害怕有人谋害 ,佯在梦中刺死忠心的侍卫;许昌救火时,诱骗杀了300多救火士兵;滥施淫威杀了因诛杀 曹操计划败露的董承等五家男女老少共700余人,连有五个月身孕的董贵妃也被活活勒死在 宫门外;而以“扰乱军心”罪名被杀的杨修,是曹操因嫉恨所杀数人中最典型的一个。文本 多处显示,曹操杀人杀得快,也悔得快;杀时不眨眼,杀后哭之痛、葬之厚。这令读者不难 看出他老谋深算、玩弄诡计,善以欺诈巧伪、恩威并施的手腕来掩盖其残忍多疑。因此曹操 的杀人,体现了他既是封建时代统治者中奸诈、凶残、不仁的集合体,又是篡权谋逆者的典 型特征。而曹操临终遗命更是与其在小说中初次亮相之文遥遥相映——分香卖履之嘱令人有 “平生奸伪,死见真性”或“是欲使天下后世信其无篡国之心,……其意欲欺尽天下后世之 人”(毛宗岗《三国演义》第七十八回回前评)之叹;设七十二疑冢令人深感其“平生无真, 至死犹假,……临死无真,死后犹假”(同上)。曹操一生正如毛宗岗所评:“操真奸雄之尤 哉!”
  诸葛亮,历史上是一个出将入相的杰出人物,在小说中也是一个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 外交家,是忠贞和智慧化身,是作者呕心沥血倾注笔墨去全力刻画的最重要的人物。他的出 场亮相即不同凡响,有着震撼全书结构的辐射功能和激荡读者期待效应的审美张力。在作者 笔下,千呼万唤才迟迟出山的孔明先生,有着盖世才能和惊人智慧:未出茅户而对天下大势 已做出精辟的分析,尔后“隆中对”就成为刘备占荆州、据西川、争夺天下的根本策略。他 初出茅庐,便于博望、新野连打两个胜仗,没有辜负刘备:“吾得孔明,如鱼得水也”的知 遇之恩,并赢得刘备集团的钦佩与尊敬。决定天下三分的赤壁大战他是关键人物。而赤壁大 战前前后后的一连串故事,从“只身入吴”、“舌战群儒”、“智激周瑜”、“借箭祭风” 到“智算华容道”、“火烧赤壁”等等,则在群英荟萃中,特别是与足智多谋的周瑜、曹操 的周旋斗争中,倍写出他的大智大勇。其运筹帷幄、指挥若定、神机妙算刻画得出神入化、 淋漓尽致,使赤壁大战成为《三国演义》中最具魅力的华彩篇章。随后,他三气周瑜,稳定 荆 襄,西取益州,实现了隆中预言。在巴蜀他勤勉辅政,日理万机,“事无大小,皆亲自从公 决断”,使得“两川之民,……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米满仓廒,财盈府库”,以卓著 政绩实现了刘备的“仁政”理想。白帝城刘备托孤之后,在艰难的政治环境中,他仍忠心 耿耿,力挽危澜。从安居平五路,七擒孟获,六出祁山到秋风五丈原,他真正做到了“鞠躬 尽瘁,死而后已”。
  作者多方运用叙事谋略,从不同的叙事层面展现和强化诸葛亮作为政治家的胆量和气魄, 军事家的智慧和才能,外交家的机敏和风范,使其几成为中国民间家喻户晓、有口皆碑的名 臣贤相,成为文学史上独占风流的艺术典型,亦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知识分子的理想化身。
  关羽,在小说中是作为忠义和神武的化身来描写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时“同心协力,救 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即把 抽象的忠义具体化了。关羽的一生是实现这一誓言的过程。他说:“义不负心,忠不顾死。 ”屯土山关羽约三事降曹后,面对曹操与之的高官厚禄及百般恩宠和利诱,他毫不动心。操 欲使关羽与二位嫂嫂共处一室乱其意志时,“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 ;操送新袍,而关羽却把它穿在哥哥刘备送的旧袍里面;操送美女、黄金,他不拜谢,却只 拜其送马等,直至最后挂印封金,过关斩将,千里寻兄而去。作者精心选择和组织了一连串 丰富、感人的细节单元,描写出关公“新恩虽厚,旧义难忘”的凛然品格与节操,出神入化 地为我们塑造出一个“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大丈夫形象。同时,作者 为了使关羽的义更为突出,特意描写了他知恩图报,违反军令于华容道“义释曹操”,并赞 叹他“拼将一死酬知己,致令千秋仰义名”。小说中温酒斩华雄、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 将、单刀赴会,甚至刮骨疗毒等故事情节,则于不同的叙事层面上生动地描写了关羽神武雄 豪、英勇无敌的形象特征。
  总之,作者在为书中主要人物“定型”时,不仅通过定形、定性、定行的程式化运作为其 传神写照,还着力驱使人物“身体力行”,对其主要性格特点反复皴染、强化,并使人物的 基本性格特征于外在叙事层面上呈线性稳定发展趋势。
  

原载:《郑州大学学报》2001年第5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919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